标签归档:职业生涯

文艺型青年能不能当好程序员

文艺型青年

这应该是2011年末的事情,团队里有一个重点大学的研究生在读实习生,人非常多才多艺,可以说给团队注入了相当的活力。那段时间也许是忙于年会,同时学校里面一大堆考试,同时工作上学习新的iOS开发,同时生活上有没有比较费心的事情不得而知,他人表现得比较焦躁不安,工作上沉不下心来做事,而且经常心不在焉玩手机,正常情况下比较活跃幽默的人那段时间显得非常低沉。我知道,他遇到麻烦了,该找他谈谈了。

谈话开始,首先谈到我为什么找他谈话 — 我是一个喜欢开门见山的人 — 一开始告诉对方目的,可以消除对方的担心和不必要的猜疑。我明确告诉他最近表现不如人意,这次谈话希望能找到原因,重新看到他往日的活力。这样的开头有助于将此次谈话定位为“分析问题”,而不是批斗大会。本来两个人在一个空房间谈话很容易造成对立面,可我必须站到他的那一边,消除他的戒心,这样才能全方位剖析问题。其实从本质来讲,这次谈话最终要达到的效果便是他有所改进,批评不是目的,作为手段也不好。

开头好了,他也开始舒心坦白最近他确实不在状态,和我开头说的情况一样,并且说因为学校生活上这事那事,而且工作上又有比较复杂的任务,所以遇到挫折感很大,每天无精打采的。我告诉他,随着从学校到社会人的转型,多任务的场景会经常出现在身边,而多任务会让你不自觉地在做事情A时担心事情B的情况,于是忧虑便自然而然的产生。别说一个实习生,就连很多经理以及更高层也经常焦虑。他说他明白这个道理。可我还是需要灌输,实际上是告诉他这是正常情况,不要因为多任务处理的不好而想到自己“没有用”“能力差”等负面想法。

明白这个道理,那如何解决这份焦虑。实际上没有一个银弹去保证每个人面对多任务的时候不焦虑,不过通过练习减少焦虑感甚至适应多任务是完全可以办到的。纽约中央车站的接待台估计是世界上最繁忙的岗位,但是那边的工作人员受到过良好训练,即使面前几十个人七嘴八舌地问问题,他始终眼睛对着一位顾客,耳朵只听他一个人的声音,大脑只思考这一个人的问题,等解决完了这位顾客再去解决其他顾客。别说人了,就连CPU做多任务的时候,它也是把时间分成一小片一小片时间段,一个很小的时间段里面只做一件事情,所以在人可以感知的时间流逝里面你就觉得它真的可以处理多任务。所以,练习吧少年,这是成长过程中必须经历的过程。

他是一个典型红色.性格的人,所以他平常比较有活力,但是红色.性格有时候会表现出激情来得快去得也快。于是,我先跟他分析为什么激情来得快。一方面是他红色.性格使然,二方面是这个世界上任何东西开头的时候都简单,简单的东西都容易让人有愉悦和快乐的感觉,甚至会让人飘飘然觉得自己什么都会。

然后再分析为什么激情去得快。一分析发现是随着他对问题的深入,他会遇到麻烦,从而产生挫败感,而他的重点大学的身份就更容易让他产生挫败感了。我告诉他他现在就好像穿着一身光鲜靓丽的衣服,这样子根本无法干活,因为沉不下心。要真想上道,除非先脱掉那身光鲜的衣服,跳到泥浆里折腾,未来我保证他可以有一身更加光鲜靓丽的衣服。逆境让人成长,道理大家都明白,可是未出校门的实习生确实不太容易做到。于是我问他,你希望3年后公司新进来的学弟学妹们和你干一样的事情吗?他说不希望。我说,如果你对任何事情都浅尝辄止,3年后你会发现你和公司新进来的实习生没多大的差别,你很容易被那些比你更有激情,人力成本更低的人取代。所以时间非常宝贵,别看你现在实习有校园这个保险,但是过去了就过去了,回头来没好好珍惜学移动技术的机会你会后悔。

因为不断地在多任务中产生挫败感,他发现自己甚至连刚开始的新事物也不那么有激情了,甚至骑车去公司都装满了不情愿。我认为他进入了浮躁的状态,这是一个非常可怕的状态。在此状态下人根本啥事情干不了,整体患得患失,想七想八。当初我大学时代陷入浮躁泥潭的时候,我是把自己脸面放下跑去电信公司和农民工或中专生一起爬电线杆修宽带了半年,才让自己走出泥潭。

我举了个形象的比喻,去除浮躁必须让内心平静,方法可能多种多样需要自己去找,就像心中有一个瓶子,瓶中的水应该是平静的,才是最好的状态。他说他是一个比较有活力的人,不适合这样的平静。我解释道水面平静不是说让你人的外在表现平静,有活力意味着一种节奏,你心中那水面按照这样的节奏起伏变化,显得你有节奏和活力。可是现在你那水面已经被各种挫败感打乱,水花乱溅,谈何节奏和活力?所以要先让你的水面平静下来,做到inner peace,然后你慢慢地做到水面起伏,演绎出你自己的节奏。

最后聊到职业规划,他问了我他这样的人是否适合做这个职业 — 程序员,甚至是否适合做这个行业。换个题目就是,像他这样的文艺型青年,喜欢尝试新鲜事物,静不下心来的人是否适合做程序员。

首先谈到行业,我认为IT行业因为变化快,所以比较适合不甘寂寞的人。否则你去传统的制造行业,一种技术几十年不变,一会儿你就厌烦了,或者你当公务员去坐办公室,或者去超市或者当个司机,你会发现你的工作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可是做IT,每天你的工作内容都和昨天的不一样。

再谈到职业,文艺型青年适合不适合做技术。其实坦白说,文艺型青年的人格特质与做技术所要求的特质有些冲突,但这并不是说文艺型青年就做不了技术。技术只是一个起点,在IT行业岗位种类很多,在工程部门里面有管理,质量,文档,需求分析,客户沟通等多种角色,你将来通过技术站稳脚跟后可以在团队中担任这些角色。就算以后不在工程部门里,你大可转到销售,售前等部门里面去发展。

他说,他现在最痛苦的可能就是一开始的技术阶段,始终心里不太接受这样的状态,很有抵触。其实开头的技术阶段是积累,将来就算从事管理工作不懂技术也很难做好。唯一能够破这个局的就是自己,你的技术意识学习能力没有其他技术好的人强,那么你就多花时间多努力,目标是把项目做好。衡量一个人技术好不好,通常不会像学校一样出张考卷给个分数,而是看这个人能不能把项目事情做好。所以,有时候有些看起来比较笨的同学虽然学习比较慢,但是肯下功夫,结果他把项目做得比技术好的人还做得好 — 这是有可能的,因为有些技术好的人都去研究各种API的使用各种花架子可是自己的活不好好干。

这个痛苦阶段你在任何行业都逃不了,相反,在IT行业立足之后,你完全可以成为小范围内,有技术里面文艺范最强的,有文艺范里面的技术最强的。那样,你便不可替代了。

他豁然开朗。

还是那句话,懂道理的人很多,做到的人却很少。Good luck!

 

2012年新年目标

工作

1. 2012年12月21日,世界末日,做一个行业解决方案(暂定餐饮行业)的发布会。
[Update on 01/02/2013]: 没有达成,不过在2012年最后一天上班做了个HTML5 mPOS发布会。
2. 工资涨幅至少15%(期望)。
[Update on 01/02/2013]: 达成。大于
3. 保证团队的稳定,离职率不能超过30%。离职原因应控制在不因为工作强度,团队氛围,无目标感等可控范围内离职,但因为公司层面的离职不在此列。
[Update on 01/02/2013]: 基本团队上满意度比往年有所增加。
4. 改革UK。
[Update on 01/02/2013]:改变了quotes报价模板,改变了他们的基本的作业流程。
5. 改革团队管理模式,梳理团队的运作流程。– 基于Trac的管理。
[Update on 01/02/2013]: 没有,不用那个挺好。
 
生活
 
1. 工作日养成早起学习的习惯,逐渐调整到工作日6点起床锻炼看书,休息日不做限制,自然醒。
[Update on 01/02/2013]:达成。
2. 读50本书。
[Update on 01/02/2013]:
3. 自修至少一期外国大学开放课程。
[Update on 01/02/2013]: 幸福课算是看了一大半了。
 
爱情
 
1. 继续找,找到为止,世界末日之前找到一个吧。
[Update on 01/02/2013]: 找到?还是没有找到?
 
杂七杂八
 
1. 将网站转移到国外空间homezz,用wordpress构建自己的博客。
[Update on 01/02/2013]:打算继续续费吧,Zblog推出2.0了。不管是ASP还是PHP,抓得住老鼠的就是好程序。
2. 看有无机会继续接戏吧。
[Update on 01/02/2013]:全年无戏。
3. 保证一个月一篇日志。
[Update on 01/02/2013]:达到。
4. 建立自己的schedule track。
[Update on 01/02/2013]: 达到。

 

职场重生

这是我从《职场》杂志的一篇《每次晋升,都要具备重生的勇气》中看来的,作者是UPS中国区人力资源总监刘晓辉。

一个老鹰重生的故事:

鹰是世界上寿命最长的鸟,它的寿命有70年,
但是在它40岁的时候,
它的爪子开始老化,无法牢牢地抓住猎物;
它的喙变得又长又弯,严重阻碍它的进食;
它的羽毛长得又浓又厚,使得飞翔十分吃力。
因此,它只有两种选择,等待死亡或者抛掉过去的累赘重生–
重生的过程需要花上150天左右。
它必须很努力的飞到山顶,在悬崖上筑巢,停留在那里,不得飞翔;
老鹰首先用它的喙击打岩石,直到完全脱落;
它会用新长出来的喙把指甲一根一根的拔出来,然后静静的等候新的指甲长出来;
当新的指甲长出来后,它便把羽毛一根一根的拔掉;
5个月后,新的羽毛长出来了;
老鹰便能再翱翔30年!

其实,我们在职场的每一次晋升中,都需要具备这样重生的勇气:过去的成就可能会让你无法面对未来潜在的挫败;过去的工作风格和方法也可能并不一定适合新的职位……只有当你像鹰那样抛掉过去,来一次重生,才能在职场道路走得更高更远。

共勉!

职业规划就像跑圈

 

前段时间公司总监之一Daniel跑到武汉来做了两场培训,一个是关于怎么做一个好测试,另外一个是关于软件人的职业规划。这里将软件人的职业规划中的要点记录下来,其实这些职业规划的思路不仅仅是局限于软件行业,其他行业同样受用。

1. Passion/Good At/Experienced In/Not Good At

这是通常人们在选择职业的时候四种状态。

Passion,你对你做的事情有激情,能够持之以恒的投入并不计回报(尽管后期回报丰厚),在初期(因为在后期待遇也很好)在乎自我价值实现重于待遇,从这份事情中获得很高的个人满足感。

Good At,擅长。可以理解为天赋,举个例子,大学期间A学习很刻苦,B很贪玩,要考试了,从来没听课的B借A的笔记复习,A也帮助B跟他讲课。结果考试结果A75分,B79分。– 也许某些人天生就擅长干这个,B就擅长快速学习并取得考试高分,这个A就不要心理不平衡了。

Experienced In,经验。这份工作也许他做得并没有激情,也不擅长,但是因为他做了好些年头了,有经验了,于是就顺水推舟一直选择这个做下去了。

Not Good At,不擅长。逆水行舟,是金子总会发光,但要到让你发光的地方去,这样会更有效率,你也会更幸福。

2. 职业就像跑道

这里是指换职业或者换行业。当你在你现在的这份职业里面做了两年的时间,你觉得你不适合这里想换跑道,请三思。

如果你换跑道,这意味着:

1>. 你在这个跑道跑的两年全浪费掉了,所有积累归零。(如果把这理解为沉没成本,请看2)

2>. 你换的新跑道当中,有人在你前面已经跑了两年了,并且这个时候别人仍然坚持着这个跑道,所以别人是Passion/Good At/Experienced In,那么你和别人竞争中依然会遇到很多的问题,会不轻松。

根据刚才的两点,当你决定换跑道的时候,请确保你在新跑道里面是Passion/Good At两种类型,否则赶上别人会很困难,会遇到比你现在你熟悉的老跑道更多的问题。

3. 安居乐业

其实工作是为了什么,总监的观点是大部分就是安居乐业,就这么简单。如果你认为你是普通人,那么你也在这个大区间里面。最终大家都是想达到财务自由,想干什么就干什么。

真正自由的状态是对未来的一种可预见性和可把握性。

我们普通人工作的目的:1>. 获得一份收入;2>. 获得自我价值的实现。

4. 姚明身上思考职位选择。

姚明打中锋的位置,对卡位,篮下进攻,篮板的要求很高,但是姚明必须也会有运球能力,虽然不用像科比(后卫)那么好,但是必须会,否则篮下动作无法完成。

同样,软件行业的人不要拘泥于自己是开发而不愿意做测试,自己是测试看着开发的代码头疼。开发和测试就像运球和篮板球一样,是在软件行业(NBA)混的基本技能。思路更开阔些,将来的路就更广些。

5. 语言和技术的比较

做软件的技术人员经常吵哪种语言比哪种语言更好。总监面试的一个人有这么一种观点:

问问自己你实际用到了这个技术的20%以上没有,如果没有,请不要进行技术优劣比较的讨论,因为这么浅的东西多种技术都可以,作为菜鸟与其花时间讨论你用不到的东西,还不如时间用在提高你自己身上;如果你已经是个高手,用到技术的80%以上,那么也可以不用讨论技术之间的优劣了,因为你已经做通了,你已经把语言之间的差异秒杀了,那么也不用讨论了。

总而言之,不用比较扳手和起子谁更好,遇到需求找最适合的用就好了,因为你是人。

6. 大心脏

NBA的术语, big heart,指的是那些可以在最后几秒命中压哨球并且可以扭转局面的super star.

真正的项目负责人或者高层管理者并不是技术最好的人,也不是最有能力的人,而是有一个大心脏,可以在最关键的时候或者最难熬的时候顶住压力,正常发挥团队平时的水平。

7. 经常横向比较。

总监举了个在微软当测试总监的例子,这个测试总监工作有三种类型:

1>. 负责产品的质量。

2>. 管理测试人员和每次deliverable的质量。

3>. 评估市场上对于微软ERP系统的供应商。

也就是说这名在微软工作的测试总监工作涵盖质量,管理和商务三个方面,那么如果你是某家软件公司的测试总监,你的工作涵盖哪些方面,你的工作有哪些价值。

经常去在业内公司横向比较(不是比工资),经常去思考。

很有收获。。

加班也要从娃娃抓起?!

这篇文章貌似有点不合时宜,大过年的不谈点喜庆的谈什么职场相关。可是连当今春晚都开始植入广告,讲些网络上的陈词滥调,听得懂的人根本不笑,听不懂的人还是不知道,并不是代表人民众口难调,而是春晚导演点子实在不高,相声变小品小品变广告,以为博得群众热闹,结果迎来一片叹息“我靠”。

其实趁着春节长假节奏慢下来,可以静心去思考一些平常无暇思考的东西。

软件工程师有证没证

有朋友问我是干什么的,我说职位是软件工程师,可能还干点写代码之外的事情。然后朋友问,软件工程师是有证的还是没证的。我笑了。之所以笑,是因为这个问题背后可以引申出两个方面:证书的作用和职业价值的判断。

证书的作用

用一句话辩证地说:有比没有好,但作用不太大。具体来讲分两个环境:一类象牙塔或者事业单位或者相关部门,这类证书起到评定职称关键的作用,这是由“国”字单位性质决定的。同理的还有学历,研究生可能比本科待遇好很多,尽管实际做一样的事情。另外一类是企业环境,这些企业单位从全局讲更看重效益,从个人讲更看重贡献和实际能力。有一些证书的人可能在面试的时候会更引起面试官多聊一些,不过仅仅是多聊一些,进了企业后一段时间就不会以证书定性,而是以人定性,什么人适合做什么事情。

职业价值判断

还是分两个环境:在“国”字单位环境里的朋友,可以在没事的时候多考几个证书,因为平常做的工作如果太轻松或者大家做一样的事情的话,很难体现出自己的价值。而相关领导在关键有需要用人的时候,有证书的人可以适时站出来方便领导轻松拍下脑门就可以做出决定。企业性质的工作人在平常恐怕忙起来根本就没时间考证,在8小时的工作期间如果你有时间看考证的资料,说明管理层做的不到位,一般他会给你更多的任务让你“充实”。如果职场人可以牺牲自己个人休闲时间去准备考证,那么凭借着个人强大的精神意志力,也是可以得到组织的认可的。鉴于此,在企业工作的职场人士更重要的是经历。经历(包括经验)是跟人绑定的,别人夺不走,也不会过期。如果说面试是对“职业价值判断”高度要求的环节,那么有经验的HR可以一眼秒杀掉你的证书列表,用几个问题轻松探访你的经历深处。

一辈子做这个会不会累死

一般企业环境都会比“国”字单位累很多,这是由性质决定。朋友问我一辈子这样做会不会累死,我又笑了。虽然诸如很多企业喊出的“我们唯一不变的就是变化”,“拥抱变化”等口号能让这寒冷的冬天更显一丝寒意,但从侧面反映一个事实。

做学生的时候,我经常奇怪为什么当我们都发新教材的时候老师还是用她那本旧的泛黄的书,不是她节约意识好,是因为她书上从前年起就抄满了她的讲义,都过去三年了还可以用。武断地管中窥豹一下可以显出“国”字单位“稳”。

我们项目组里面虽然每个人出身角色不同,有的是开发有的是测试,但是从客户来的任务却各不相同,这就要求每一个人做"Smart Person",不会就学习,要做就做好。再武断地管中窥豹一下可以显出企业环境的“变”。这样的变化同样塑造了惊人的适应性,不要谈一辈子,就是一个月之前我们都没想到我们的技术从一个不为人知的语言跳转到全世界最热门的编程语言之一的Objective-C。同样在那一个宁静祥和的星期六,雷曼兄弟的平时骄傲的投行精英们也没想到自己突然失业,公司突然破产,更没想到由此拉开了一场全球范围内金融风暴的序幕。世界在飞速改变,不觉得只是因为不知道而已。

所以不会一辈子做这个事情,随着资历的增加所做的事情不尽相同,甚至不会单纯在IT行业干,而是游历于多种行业的融合之间。

加班要从娃娃抓起?

这是大年初二吃和亲戚吃年饭获得的感悟(注意是问号,不是肯定)。

我有一亲戚,特别聪慧活泼的女生,就读于清华。基本上大部分时间都去完成各科的作业和一些设计论文的东西,非常地辛苦。她讲了个例子,清华研究生考试期间,所有自习室用作考场,结果那个只能容纳1000人的老图书馆就成了唯一可以自习的地方(早上七点半开门)。早上六点多,天下着大雪就有人开始排队,清华的排队是一条长队,宽度仅一人,但是可以排很长,蜿蜒到河边桥的另外一头。由此引发两个联想:1. 清华的同学和一般普通高校大学生智商差距不应该很大,重点是他们花的学习时间多。2. 如果清华的同学4年都这样,那么4年后可以将普通大学生甩开多大的差距?

期间聊到一个话题,从有的老师在外面培训赚外快的事情,又谈到从小学生开始就在外面补课培优,不单是专业课程,还有些诸如艺术等兴趣培养的课程,甚至有的小学生一星期只有半天的休息,比我们还累。现在不谈素质教育和应试教育的争论,只想说这样对待现有的应试教育而付出的额外努力,是否是一种为将来争取更好的教育资源(比如上好大学)一种有效的途径呢?答案基本上是。

公司在组织面试培训,当问到“如何面试一个资历比自己老的人”时,经理的答案中有句“在我们公司一年可能抵得上在外面三年”。在这句话的背后我知道,很多个日日夜夜为争取产品从60分到90分,我们的工程师利用额外工作时间带来的那30分不仅是给产品加分,不仅是让客户由接受到满意,更是让我们自己从朝九晚五的人们中脱颖而出的一种方式(不考虑行业和企业性质的差异),就像那些清华学生一样,就像那些以失去部分童年快乐而换来更好未来的小学生一样。

愚笨并且聪明着,只要心里阳光点。

最后祝大家虎年快乐,属虎的本命年同乐!

 

从硝烟四起到归于平静

鼠年8月,战鼓响,鼠年9月,挖战壕,鼠年10月,硝烟四起……至今,归于平静。

晚饭后站在光谷软件园湖边,静静的吹着夜风…从8月到现在,从硝烟四起到归于平静,我变了吗?我问自己,是时候该好好思考一下了。

上班半年了,在这半年里,看同事分分离离,看技术层出不穷,看需求变化莫测,而唯一不变的就是“变化”。从Training Project的血腥场面,到正式项目的一步一个脚印,一点一点的成长,自己在一点点的成熟起来。遗憾的是这份成熟不能用试卷的形式给自己一个准确可见的分数。只确信自己是成长了,不过如果要问自己到底成长了什么,很多东西又无法用语言精确的表达出来,不是表达能力的问题,而是很多东西本身就是Chaos,正如CEO所说。

不过有些东西也在一点点的变好。技术方面的成长,从.NET到现在的API开发,虽然没有对某种强语言有很深入的了解以及很多的项目经验,但是在面对新技术的学习能力上有着和以前完全不同的状态;从软件项目方面,对于项目流程以及项目管理的思考比以前更多,慢慢地了解一个软件项目是怎么运作的,从表面到底层一点点的理解;从职业发展上面,已经不再具有学生般单纯的思维,职业成熟度提高,看透了一些同时也没有看透一些,学会站在一个高处用high view去看整个公司;从个人性格方面,已经认识到自己的潜力会因为少了自信这种催化剂而释放的很慢。看来,我最大的变化就是比以前更会思考了。

新年有新的目标,不过一定要写下来,不然容易忘记。

期待下一次的硝烟四起。

P.S.:看看我在干什么: http://twitter.com/boluotou

这两天校园宣讲会

一看日历,又有两个星期没有上来了。

Advanced training(以下简称AT)已经结束,我们原先的dotNet team成员也都分到各个项目组。很幸运的是,我的第一个Tech-Leader是熟悉的Candy,我的第一个客户是美国纽约的一家政府机构,似乎都与原来所想的切合起来。

现在突然想起来,AT 总结并没有写下来。其实在 AT 过程中有很多的收获,有关于技术的,更多的还是关于团队合作当中的一些沟通问题。不过因为前两周特别忙,所以一直也没有写。现在回想收获起来,要比当时回想困难的多。看来好记性不如烂笔头,纪录要及时些。我会在近期补上。

这个周末也没有回家,因为公司09年校园招聘开始了。既然有校园招聘,自然就有宣讲会。而我幸运的被指派作为公司职场新人的代表,在武大华科这两所重点大学宣讲会上做演讲。其实在学生会的时候,这种规模的演讲也做过了好多次,所以现在不会有太大的不适应。不同的是,当时代表个人,现在代表公司。所以在内容的选择上以及PPT准备上会多了一些思考,力求以最精简的词语来把我从学生到职场新人的转换上的收获表达出来。昨天结束了武汉大学的宣讲会,现场反响还不错,今天下午去华科,估计会更好些。

项目组这边的安排出来了,明显我的任务要多些,只希望到时候我能完满的完成任务。其实发现自己的多任务处理和压力管理上还有待加强,很多事情告诉自己要放下,可是即使到午夜,头脑依然很兴奋,最后导致睡眠时间减少。多种不同类型的任务存在时,比如软件架构设计和校园招聘演讲,本来没有任何耦合的两种事物却会在头脑中发生耦合,这样导致在工作中产生混沌,哪方面都感觉做的不好。当然这只是“感觉”,因为我经历过很多次这样的“耦合”,最后的结果都让人满意,其他人的评价也还不错。不过我想解决的是这种让人痛苦的“混沌”,因为它的存在会让你的思路混乱以及自信心减弱,当你的自信心减弱的时候,别人对你的信任力也减弱。和Alden在同一辆Taxi上去武大的途中,跟他聊到这点,他认为失眠的原因是我家离公司太近,所以角色没有转换过来自然睡不着,应该回家后做点别的休闲类的活动,半个小时后再睡觉,这样效果会好得多。值得一试。

就这么多了,预祝等下华科之行顺利。

勇敢的心

此勇敢的心非彼勇敢的心。此要说的是一位自主创业理发店的80后老板,阿杜。

此阿杜非彼阿杜,是因为他姓杜,所以他要求别人叫他阿杜,连我加他QQ时他也要求改备注。

他是东北人,确定的说是吉林那边。家庭条件比较好,可是不安分的他不想待在父母怀抱中长大,于是19岁出来闯荡江湖。首先他是在南方广州那边做了洗头伙计。做了大概半年,然后做了个技术含量稍微高点的烫染伙计。据他说,受了好多苦。他觉得总是做这些技术含量低的没有发展,于是他筹了6000元钱报了个半年的理发培训班。学了半年,感觉没学到什么实际的内容,理论知识却学了一些。然后辗转南方几个大城市做理发师。做了一段时间后,一个偶然的机会,听他们店里面的一个洗头妹说,她的一个熟人在湖北这里开了家“很大”的店,月薪保底2000,考虑到南方那些城市的气候让他一个东北汉子受不了,这边又比较稳定,所以就从那边过来了。到武汉做了段时间后,发现不是那个事情,月薪只有1500,于是辞职到大公司“椰岛”做理发。我去椰岛理过发,那里的机制很灵活,理发师的保底薪水应该很少,绝大多数都是理发的提成,所以“多劳多得”的制度让他很卖力的干,也相当于销售性质的积攒了一些人脉。

当他有了创业启动资金之后,便在杨汊湖这边盘下个店,自己做老板,自己招伙计。现在又将店改在香港路一带。目前处于创业初始阶段,生意一般。

今天去他那里理发,得知我懂点电脑后,他热情邀请我帮他解决解决电脑问题,我肯定答应下来了。都是80后的人,共同语言比较多。他帮我理完发后,我帮他解决好电脑,时间就将近1点了。他让我陪他去买个摄像头,顺便请我吃东北饺子。在聊天的时候,他告诉了我前面的那段经历。理发行业过年的时候都特别忙,也是捞钱的最好时机,为了在外面打拼,他有整整5年没有回家。他非常想家,然而在武汉他没有任何亲戚朋友,娶了个老婆,跟他一起创业在。闲聊中,他的那种特有的东北人豪爽风格和干练架势可以让周围的人轻易的感受到。

我告诉他,我特别PF他。不但是80后的代表(他83年),而且创业的环境没有任何亲戚朋友,完全是自己空手打造起来的。我经常看 赢在中国这样的节目,所以特别佩服创业的人。而且尤其佩服他的原因是他是80后,而且更重要的是他创业的地方不是自己熟悉的地方,而是一个完全不了解的异乡(他之前待在武汉的时间很短)。 我觉得这是一种勇气,是一种男人的勇气。想象一下,不管任何的行业,自己从类似洗头伙计的最底层做起,5年时间,在一个陌生的城市里面开创自己的事业。我承认到目前为止我还没有具备这样的勇气。我推荐他看赢在中国,令我惊诧的得知,他说他常看,还跟我说起牛根生,马云。对于一个理发行业的人来说,完全出乎我的意料。

这件事给了我一些启示:
1.像培训班这样的机构学习不到很多实用的知识,那种机构只能起到“师傅领进门”的作用。更多的学习应该在工作中。
2.更多的时候需要勇气去尝试想做的事情,不然到晚年会后悔。
3.第二条如果是建立在强大的后台情况下会更容易。(比如有个富裕的家庭能够为你创业提供资金)

雪后阳光

50年难遇的冰雪灾害天气,在新鲜的阳光照耀下显得黯然失色。太阳出来了,心情也更好些。 我离开了电信局,结束了长达半年的中国电信之旅。

8月份开明路电信局的营销实习,没有工资的体验型实习,让我知道电信局的办事作风以及销售经理在外面的血雨腥风,看到了一些办公室政治以及职场的“阴暗面”。

9月,和班上的两位同学参加武汉电信工程局的培训班,在交纳了500元培训费的风险下,学习到了基层通信技术和电信网方面的知识,感受到了名师讲解服务礼仪的风采。此时此刻,我无法知道这条路选择正确与否,也不知道以后具体工作是什么样的艰辛,还是走走看,因为我年轻。我还是试图去寻找校园招聘的机会,可是腾讯的复试时间跟培训班结业考试的时间冲突。我选择了培训班。

10月份初期的台北路实习,让我更进一步走入维护工程师的生活,除此之外,收获更大的是中午在办公室看的《士兵突击》。

10月底,正式被分配到江汉区电信局.第一天被要求自行准备自行车,明天上班。我没有自行车,家里只有父亲单位里一辆破自行车。要是摆在以前,我定不会去管这淌浑水而让父母解决。可现在不行,因为我上班了。上班第一天,被要求和师傅去汉正街装机。当来到汉正街中心商场的门口,看到里面人头攒动的场面,做生意的人来来往往,扁担拖着货物到处跑,板车四处乱窜,我发现我很难挪动双脚。这是我想要的工作吗?我问自己。面前的场景让我无比怀念我的寝室,我的教学楼,我的图书馆,我的大学。在商铺门口布线,分线盒在门上面,必须四处借梯子,然后在本来狭小的通道里面架起梯子爬上去连线,底下穿来穿去的人群,让心理感觉到会不会梯子被别人撞到,自己掉下来。如果分线盒不在附近还得从很远的地方牵线。如果这是在培训部的训练场无所谓,因为那里宽大的空间只有你一个人,洁白的墙壁,清洁的瓷砖,可在这里,是汉正街。环境会让你的心情变糟,不过还好第一天有个依赖,否则让我自己我无法确定我什么时候能让电话通,或者无法确定能不能完成。我知道这是巨大的环境反差带来的坏心情,它比不上培训部,更比不上我的大学。 这个场景是我整个实习过程中记忆最深刻的,至今无忘当时的画面和心情。也正是这个场景对我触动最大,刺激我的神经并告诉我,这也许马上就是我的工作。它也为我勾勒了我想要通过实习获得的东西:在恶劣环境下坚持工作的良好心态。

不过几天,我们一行被调到民权路电信局Call号。Call号就是核对交接箱资料,看实际情况和数据库里面的资料是否一样,是一个及其枯燥的工作。交接箱和培训部的模型不一样,没有模型的整洁,没有模型的规范,甚至要爬上沾满油污的电线杆,资料不对时要在那么多死死扎在一起的线中清理出来,这让我知道职业和学院派教育有很大差距。清线的时候会有这么一个感觉,当你要找的线在很多线里面混在一起并且卡死拉也拉不动的时候,即你面对这么个细小的东西无措的时候,你的心情会烦躁,非常烦躁。我已经知道,清线其实在考验我的心理,心理能够抵挡住这烦躁的干扰,再难清的线也会最终找出“归宿”。最终我成功地抑制住了烦躁,并且心态平和地面对任何清线,这为我将来的工作做好铺垫。因为用户家里的线再杂乱无章也不会有某些交接箱杂乱,我不会因此烦躁缠心,不会因此乱了阵脚。 20多天的Call号生涯最终随着BOSS系统的正式上线宣告结束,不过这段Call号生涯给了我很多收获,从技术上面讲,我使用各种工具的时候手更灵活了,动手能力得到极大增强。从心理上说,心理调整能力又增强,以前生活中很麻烦很琐碎的事情对我来说也不会让我心烦,因为我认为再麻烦也没有清理脏乱差的交接箱麻烦。

此后便跟师傅出去修障碍,又进一步认识到职业与学院的差距很大。1个月的跟班让我学到了很多技术方面的经验,都是培训部无法灌输给我们的。而且我也发现刚从培训部出来不会很好的修障碍,因为很多东西要比课堂上面的复杂。原理都很简单,只要把线修通,但是每一步每一个细节或许都会花费你很多时间,一是因为环境恶劣,二是因为中国电信的沟通成本大以及团队配合效率较低。当你修一个障碍用了很多时间你心情会变烦躁,然后你手里又拿着七八个没有处理的障碍你的心情会更坏。所以从某种程度讲,修障碍其实重要的是心理调整过程。

让我印象更深的是两次搬家过程。一次是我们的办公室从5楼搬到3楼,再一次是帮别人从6楼搬到5楼。搬家的东西都是很重的桌子和柜子,相当于家具一套。搬家使我体会到职场里面的团队合作,虽然搬家不是我们的工作,但我们必须做。整个的过程显得非常的团队,比如一个高柜子是一个人无法完成的,大家齐心协力,甚至在搬家过程中找到乐趣。每个人在搬家过程中都勇于承担肩上的重量,这些团队意识和团队配合在我身边发生,我融入其中,原来团队是多么的重要和快乐的东西。

2008年1月31日,我离开了这个曾经奋斗过的地方。既有获得也有失去,失去的是摆在眼前的更好的机会,获得的是受益终身的职业素养和生活心态。这段日子走过来,苦过也累过,也做过一些让高等院校学府出来的学子们不屑于做的事情,也在50年难遇的冰雪灾害天气里依然踏着积雪冒着大雪出工过,但是我坚信认为,这将是我人生中的宝贵财富,这段经历一定会在未来带来很大的积极影响,获得的许多连文字都表达不出来的东西,将来会给我带来更多的机会。

虽然现在依然有些迷茫未来的职业生涯,但是我充满信心。就像在这50年难遇的冰雪灾害天气里,这雪后阳光给人带来的希望:我们离春天不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