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开放

情殇钟楼–纪念京剧的开放

京剧,对于我而言是什么?它是国粹,很多老人喜欢它,里面有生旦净末丑,布满灰尘的京胡,还有各种叫不出名字但一定布满灰尘的中式乐器,脸谱,变脸,看到马上换台的戏曲频道,春晚的发短信时间,梅兰芳电影……好了,我拼命在我的记忆里搜寻也只能找到这些印象。直到昨天,一张珞珈山剧院的第六届京剧艺术节邀请票让我联想到另外一个记忆,一个童年的缩影。

童年时的小巷,和现在的钢筋混凝土盒子不同,那里有孩童的嬉戏打闹,那里有经常的邻里串门。沈科,和我家是邻居,我的小学六年同学,彼此之间经常互相照应。有时我去他们门栋里玩,自然也会认识到一些他们门栋里的小孩。有一个胖子,他真的很肥,印象中我去他家在地上打过麻将,去检查门栋里面的清洁卫生,也玩过捉迷藏。除此之外,便是他和沈科一起在学京剧。我冷眼旁观着他们的练习唱腔,练习下腰踢腿走步,而自己实在提不起兴趣。但是偶尔看到他们抛开儿童的天真率性,正经直立地唱那么一小段,我眼前就浮现出他们的脸被画得红红绿绿,煞是可乐。之后我搬家到汉口郊外,便疏于联系。我按部就班地走着和很多人一样的路线, 初中,高中理工科,大学通信,毕业当上软件工程师,现在在一家软件公司上班。

直到我收到这个邀请票,我才知道,那个胖子回来了。他就是@董洪松, 这次在第六届京剧艺术家出演一场戏的主角,他的家人邀请我在内的一票小巷的邻居前去捧场。于是,回到开头的第一段,京剧,对于我而言是什么?老乡聚会。

进入会场,简单地和邻里打招呼后我便专注着舞台,或许我是个比较专注的人。虽然我不太懂京剧里面的技术性唱腔,但是我作为一个理工科男,逻辑是很清楚的,所以我试图看清楚故事梗概。让人兴奋的是,我居然看懂了现在发生的,猜到了之前发生的,也在预测着将要发生什么。我有些惊奇我是以年轻人的思维去理解这部戏居然也说得通。

我还是从第二场看起的,跛脚的丑奴貌似因为调戏那个女主角艾丽雅被官兵抓起来了,旁边的平民在起哄,官兵拿皮鞭抽他,丑奴痛苦地哀嚎。我就揣测着这个故事要结束了,坏人受到制裁,好人从此过上了和谐幸福的生活。哪知道那个被他欺负的艾丽雅对他产生同情心,跑河边打水喂给他喝。下一场讲述的是艾丽莎和将军天昊的恋爱故事,其间有大量的独白让我误以为这个是话剧,甚至族人恶魔出现在背景里面露出的悬念再一次吸引着我这个理工科男:好戏要上场。果然,后面也是连连峰回路转,将军准备和艾丽雅亲热时被族人恶魔所伤,结果艾丽雅被拉回公堂受审被判死罪。族人恰似无间道般的拯救艾丽雅想独自霸占她,却不曾想被跛脚丑奴出现坏了他的好事。跛脚丑奴将艾丽雅接到圣庙久日不出,让官兵出动兵马前去缉拿,于是最后出现了一场地痞流氓和军士们的打戏,我真希望他们打赢可是最后是以杯具结尾。

我认为这部故事的线索是关于爱情,艾丽雅被丑奴喜欢可是不喜欢丑奴,艾丽雅喜欢天昊而天昊貌似喜欢艾丽雅其实在利益面前又露出真面目,族人贵胄喜欢艾丽雅想独霸可艾丽雅又很讨厌他。

我太高兴了,我发现我理解得非常正确。是的,我一边和其他观众报以热烈的掌声致谢演员辛苦的演出,一边不得不承认,京剧已经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从内容上看,情殇钟楼,也称“巴黎圣母院在中国”。剧情很多年轻一辈的人都很熟悉,故事波澜起伏,像我这样没有专业京剧票友的功底但看起故事来可以津津有味。内容取材于外国故事,确用中国国粹表现,实属文化融合的经典。

从舞台效果上看,舞台比以往印象中的球面电视机里面的简陋舞台丰富多彩太多,有布景的变换,场景背景的变换,灯光,烟雾,雪花,雷电,自然场景也能一一模拟再现。

从表现形式上看,大段的独白让人以为置身话剧。实际上,我估计正是编剧导演们想达到的多种艺术形式的结合。

从乐队配合上看,居然出现了乐队指挥,还有金光闪闪的–西洋乐器。没错,西洋乐器。不管黑猫白猫,能达到效果就是好猫。京剧的胸怀宽广。

从推广渠道上看,剧组已经到国外演出,外国人哪怕听不懂戏看剧情就知道是那么回事,因为他们都知道《巴黎圣母院》。

演出后的聚餐,我和@董洪松 的至交好友 — 台上用皮鞭抽他的武生 聊天得知,京剧演员在上台前都经过无数遍练习,不管吃饭睡觉都在想着如何把剧中的角色活灵活现地表现出来,因为京剧演员要背大量的台词,而且每个动作都需要配合着音乐来踩点子,所以演好一出戏显得非常的不容易。女主角艾丽雅又是一个特殊的角色,如果只限于旦行,则不足以表现这个角色的所有的特点,于是对女演员提出了很高的要求, 她需要在演出时间隙不断的变换自己的角色。儿时的伙伴@董洪松 那天刚好是他27岁的生日,他10岁那年开始学习京剧,至今17年,专注于净行(花脸)上,于是在今天年纪轻轻就可以胜任一个大型舞台京剧的主角,不得不让我们在这日益浮躁的社会风气下多那么些关于沉着和坚持的思考。

一部国粹京剧,往时一直是老一辈人的喜好。如今虽然年轻人的兴趣在互联网,各种移动设备,各种社交,但是通过这场戏我觉得中国的京剧工作者们在努力,努力使京剧变得活泼有趣,兼容包并,使得京剧融合在其他外来异族文化中继续发扬光大。这需要一种胸怀。京剧正宗?如果没有人看,再正宗也是孤家寡人而已。

我其实也在思考一个问题,如何让京剧传播于年轻人中?我认为最大的问题是缺少结点。结点是什么?它可以是一个明星,比如周杰伦。有人喜欢听他的歌,如果听说他演电影,那么这些人也会去看。如果听说有他的演唱会,那么这些人也会去关注。如果他的广告产品,也可能去买。这样看来,这些人从歌曲到电影到演唱会到广告产品一切打通的结点是周杰伦这个星,从而产生巨大的商业价值。但是京剧呢?没有人生活中有这样的元素,或者相近的元素,那么会有人在现在越来越碎片化的信息社会花大量时间关注一个陌生领域吗?很难,我相信京剧工作者们在努力回答这个问题,至少我从“情殇钟楼”中看到了希望。我作为一个IT行业的工作者,也希望相关的京剧界文化传播者从互联网方面想想办法,看有无可能为京剧想到新的出路。

最后再次回到文章第一段,京剧,对于我而言是什么?开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