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大学

又四年,重聚首

正在10月即将过去之际,现将10月初同学聚会的方片文字和图片贴上来,以让记忆延续。

 

今年是2012,玛雅人和身边的朋友都在说,今年是世界末日。权当笑谈,但静下来仔细一想,如果真是世界末日,究竟应该做些什么?

 

我们有些人,平时忙于工作,有自己的上司,有自己的客户,工作充实的同时私下也会觉得有些身心疲惫;

我们有些人,离开武汉来到一个曾经陌生的城市,或读书,或谋生,或从军,离开亲朋好友艰辛打拼逐渐在异地建立起那些不太牢固的栖息地,在闲暇之余偶尔回忆起曾经甜蜜的时光;

我们有些人,离开武汉回到自己的家乡,谋上一份差事过上安稳平淡的生活,无聊之时也会回想起曾经那段激情的青葱岁月。

 

原来,如果真是世界末日,有那么一种选择,便是暂时离开这些日复一日的今天,体验下“穿越”,回到从前,找到那些一起走过四年的兄弟姐妹,追忆似水年华。不是世界末日,我们或许很难从今天的繁忙琐碎中抽出身来;提到世界末日,才发现真正值得珍惜的,便是那些曾经在你生命中或远或近陪你一起走过的人。

 

那些年,我们一起读过的通信工程。

 

那些年,有一串无规律却让人记忆深刻的数字叫2004073021;

那些年,有一辆不到5号门起点站根本挤不上的车叫208;

那些年,有一群血气方刚的绿林好汉混迹于60x。

那些年,有一群内秀外中的女中豪杰聚集于416,417。

那些年,有一种让男生深夜神采奕奕出门黎明疲惫回寝室的游戏叫DOTA。

那些年,有一个让女生在课堂操场寝室眉飞色舞不用演就花痴样的人叫东方神起。

那些年,有一种清晨被大音量“I will Rock You"吵醒的不人道集体活动叫晨练。

那些年,有一个烧烤很好吃热干面也不错的地方又叫4号食堂,又叫励尖苑。

那些年,有一个天天在太阳下暴晒站军姿却在外出打靶时冒着倾盆大雨的活动叫军训。

那些年,有一种大规模集体机械化出游事后屁股不能落座的活动叫远距离骑车。

那些年,有一个各种干部各种部长都是我们班同学的学生会。

那些年,有一个初赛打到决赛一路暴扣对手最后力压魔鬼自动化班的新生杯篮球冠军。

那些年,有一个周五下午却总是没太多人上的一节课叫毛XX思想。

那些年,有一种可以让男女生大方自然邪恶牵手的选修课叫做交谊舞。

那些年,有一种明知道没有任何意义又不得不硬着头皮互相抄的纸叫实验报告。

那些年,有一种在后面打魔兽互相对骂而当老师走近时瞬间切换成编程界面然后互相交流经验的上机实验课。

那些年,有一个车钳铣电各类工种的大杂烩类工厂的两周生活叫金工实习。

那些年,有一次全班点蜡烛围坐英才广场互相拉歌的活动发生在大学第一个中秋节。

那些年,有一次全班大规模一起挤公交千里迢迢的烧烤发生在遥远的森林公园。

那些年,有一次温馨和谐的草地杀人游戏发生在临近大学的汤湖公园烧烤摊旁。

 

。。。。。。

 

与其总是追忆似水年华,不如再次亲身感受青春。

 

今年10月2日,我们在武汉,四年前我们分别的地方,等你回来。

理科生看“2010年武汉大学法语戏剧节”有感

2010优法杯武汉大学法语戏剧节

这个星期五没有回汉口,因为得知周六的时候2010年“优法杯”武汉大学法语戏剧节开幕,而因为种种原因,我愿意过去感受一下传说中法语戏剧的魅力。

我的目标就是感受,还不敢说欣赏。因为我不懂法语,既然是“法语戏剧节”,戏剧必然通篇都是法语。其次我是一个理科生,更准确地说是一个工科生,到一个纯语言文学的节日会场,就好像一个学语言文学的人到移动互联网大会一样。

那为什么还去呢?一个可以说的最给我动力的理由是“戏剧应该是高于语言之上的”,做到极致便是卓别林那样,无声却可以让全世界的人都笑。我虽然听不懂语言,但是可以从侧面去了解法国戏剧是个什么样的,去感受那些文科生的盛会是个什么样的,去嗅嗅法国的文化是个什么样的,去增长点见识。

我看了前三部戏剧,分别是法语联盟的《Ici, précisément》,武汉大学法语系的《Pomme de discorde》,武汉大学WTO学院《暴食者与他的灵魂》。这三部戏剧很有代表性,我想就一个普通理工科童鞋的观点和角度来谈谈我对这三部戏剧的感受,也许根本不着调,也许不知所云,也许会错意,也许有些偏激,也许甚至在扯淡,但我有权利发表观点,希望文科童鞋尽情拍砖。

《Ici, précisément》– 法语联盟

说实话,我不太能确定这戏剧到底是讲什么,从名字也看不出来。我的感觉是婚姻介绍所的故事。

一开始听到火车的声音,又有个背影在扫地,以为是候车室。后来有人讲话才知道有张办公桌被幕布还有从我的角度看的一个摄影机给挡住了。也就是说故事发生在一个房间里面,有个人甲过来找老板什么什么事情,老板后来拍桌子大叫,这里观众有笑声,但是我不知道笑点在哪里。继续看发现老板给了甲一个小册子,甲跑到座位上拿着看,结果拿倒了(一个很老的笑点,所以我根本没笑),老板过去指正。

旁边一对下棋的女生开始表演,大体上就是年轻的女生丙想看那个年纪大的女生丁罐子里的东西,结果丁不给看。丙就想出用自己手机打办公室电话然后去接,说找丁以诱骗她离开罐子,后被发现没得逞。这个像装茶叶的罐子是个悬念,为后面做铺垫了。

后来又来了一个人乙,拿着一束鲜花(注意,这里我更相信是婚姻介绍所),然后乙跟老板一番对话,乙然后对着册子很有感情的念了一段话,其中听到Je t’aime(法语:我爱你),念得很夸张,再加上花拿倒了,感觉是个很菜的求婚者,又被老板呵斥到旁边的凳子上看书。

中间时不时有个类似《爱情左灯右行》里面的丘比特的人出来闹场,这个比较娘的男生一出来,时间就静止了,后面的人就不动了。他说几句话之后又恢复了。总之很烦这样类型的人,但愿演员平常不是这样,只是演技高。

大家还记得刚开始出现的那个扫地的背影吗?她跟老板说了几句话之后,大概推断出她也是单身,她也想找人谈恋爱,于是找到第一个人甲,看了他一眼觉得满意,把他书一丢,开始跳华尔兹(背景音乐响)。我以一个绝对外行人的身份猜测华尔兹的意思就是他们日后的恋爱生活很甜蜜很默契。(戏剧就是喜欢用夸张的动作讲话,讲得好好的开始唱歌或者跳舞,让我想起了以前的新白娘子传奇。)

然后那个SB乙角色开始登场了,刚才忘了说有个很美丽的白衣女孩(我是指角色,不是演员)打着一把天堂伞,SB乙同学开始向他求爱,估计是刚才的爱情手册引导下做出各种夸张动作,还有一次摔倒在女孩面前抱着人家腿不放。总之就是一个很失败的求爱者,相比之下甲比较幸运。

最后白衣女孩被SB乙折腾累了,躺在了婚姻介绍所的椅子上。这时候那个比较娘的丘比特出来了,牵着她的手走了。<故事完>

他们的谢幕还蛮有创意,是个谢幕场景剧。前面不是说有个茶叶的罐子吗,年纪轻的女生丙出来拿过来打开闻发现很香,于是招呼台下的演员一一上场看这罐子里到底是什么宝贝,待全部上场之后,集体鞠躬谢幕。这里创意++。

 这些东西我当时看完了之后还不很确定,回家之后想了想应该是这样的,不知道是不是这个意思,至少我想的东西说圆了。

 《Pomme de discorde》– 武汉大学法语系

中文名字叫《金苹果》,主持人说的是亚当和夏娃吃了什么禁果之后,又出了个金苹果,blah, blah。

故事讲不出来什么,因为画面太唯美,在听不懂任何语言的情况下直接让我大脑处理器溢出。应该是天上的一群神仙找到一个金苹果,后来一个穿红衣服的神仙把它丢到凡间,被一个放羊的找到了。于是三个女神仙下凡去要回来,结果那个放羊的目光在三个女神仙身上游走却始终下不了决定,最后决定给那个最美丽的青衣女神。完了。

但是有些亮点或者缺点可以说说:

1. 画面很唯美。一开幕,就让我想到了张艺谋那种类型的,大画面,服装华丽,伴舞的人就很多,然后一开始没什么情节就开始跳了。音乐没听错的话是《卡农》 。这也是让我这样的理工科童鞋思维陷入混乱的原因,因为没有情节没有内容,刚开始就跳舞了。后来大脑告诉我应该用感性的眼光看这一类文学戏剧,于是继续。

2. 青衣女神的微表现力很好。不管是面部表情,还是身体的姿势,甚至是手指的动作,充分体现出一个古代女性的柔性美。这也可能是我关注她比较多的原因。

3. 宙斯的雷人动作。当时几个女神在争抢苹果,突然被呵斥住了,再一看是宙斯站起来了,手里拿着一个“雷电”的道具。当时他那个动作,他那个表情,不只把那几个女神吓住了,把在观众席上的我和周围都雷到了,这“雷电”的道具果然制作得很好。

4. 场景的转换做得还不够好。当时从天庭到凡间,要撤掉很多的桌椅板凳。但是灯光没有明显得暗下来,剧组也没有设置专门的龙套来搬,于是宙斯大人亲自上阵了,把他的龙椅给扛下去了。这里有点突然,再加上我没有文字语言的衬托,就发现宙斯大人本来站得好好的,瞬间转身立马扛起龙椅就下台了。我有将近0.8秒的时间以为这是个剧情的一部分。

5. 浑然天成的T台秀,尽显戏剧魅力。三位女神下凡,登场的时候是每个人一个动作。先是青衣女神优雅地走到台的靠左边的位置,巧妙,非常巧妙地脱去身上的青纱。印象中电视上这样的青纱在神仙身上是飘在空气中悬浮的,所以脱去青纱的意思也

写在毕业一周年之际

当校内网上的05级童鞋们纷纷上传自己的学士服照片的时候,不知不觉,我们毕业一周年了。

几个大学好友聚在一起,无忧无虑地吃着油闷大虾,喝着冰啤酒,海聊着。有的正常上班,有的依然待业,有的创业人生。非常非常享受着难得和大家在一起的过程,轻松闲适,聊着一些男人的话题,刹那间才发现大家已经长大,早已经不是学生,虽然我们是以大学同学的身份坐在一起。

这些人,这些在大学4年里经历过的人,将是我一生中的宝贵财富。

 

以此来纪念毕业一周年。

故地,重游

13日,从光谷上715到航空路转乘208,开往江大5号门。这条走了4年的路,我再一次熟悉又有些陌生地经历着。

此行一来则是看望一位老教师,二来则是想在自己的校园走走。一年时间已去。。。。。

拜访完老师,趁着夜色,从文理学院,悄然抵达学生宿舍区。特地沿着自己最熟悉的路,慢慢地走,慢慢地看。肩上的书包让我混迹于大学生中,就像刚下自习回来一样。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精武鸭脖进驻学校食堂和周边小贩,新鲜。同时一切是那么的熟悉,虽然过了将近一年,可是小商小贩们的神态依然保持着一年前的样子。从三号食堂,走向四号食堂,路过豆豆水吧,不知道那里的绿豆沙还是不是很好喝。穿过小操场,寥寥几个人在黑夜中打着篮球,路边的小商贩又多了几家副食。不过走到四号食堂的中心区,却又是那个卖书的大嫂,那个配钥匙的锁匠。从中国银行ATM机后面穿过去,便来到了更熟悉的生活区。北9楼下的小贩们,还是那些熟悉的面孔,还是那些熟悉的陈设。特意来到5号食堂,这个食堂是感情最深的食堂,虽然菜很不好吃,但是这却是个有故事的地方。特意看了看那张餐桌,餐桌还在,不过曾经在那餐桌上的人却不可能再次在此相聚。走出5号食堂,抬头,619亮着灯,但我已经不能上去,那里不在属于我。沿着去自习的路,穿过校园的林荫道,来到J05。这里除了自习和上课,再有的印象就是学生会。看到一块展板,博客网页设计大赛,落款是物信团委。不知道学生会网络部去哪里了,也不知道这次的博客网页设计大赛和当年的博客文化大赛差别在哪里。来到英才广场,赫然发现图书馆和行政楼都被灯光笼罩,也发现小卖部居然也进驻了图书馆,不过在图书馆上自习的同学们应该和当年的我们一样刻苦努力了。渐渐穿过文科楼群,来到校门口,宵夜的摊点已经将正门口铺满。等车,来车,上车,离开。再见,江大。

 

这次,体会到的只是种种细节,总体格局不变,但不变中又有微妙变化。同样的建筑和场景经历着一代又一代的新鲜面孔,那些曾经在这里发生的故事已经蒙上灰尘。我们在羡慕校园人年轻的同时,也敞开胸怀地说:职场见。

充实的5.1前后

仔细一数,三周没有过来。从4月27日到5月16日,自己被各种事情占据,也占据着各种事情。

09上海行

在twitter上调侃自己,每年四五月份都会去旅游,2007年是和同学去凤凰,2008年临近毕业的时候把自己当包裹寄到了深圳,而今年,去的是上海,理由是考察民情。。囧

住在高中同学宿舍里面,环境不错,其实整上海就觉得陆家嘴附近特别繁华,其他地方跟武汉真差不多。

窗前的风景

拜访了上海的两个大学,上海师范和华东理工,原因是离住的地方近。上海的大学没有武汉的大学大气,紧凑,低矮建筑楼,可能是因为上海寸土寸金的原因。不过没去过复旦,同济,估计会好些。

上海无比之大,比武汉大得多,最方便的交通工具还是地铁,从我住的漕宝路到张江科技园,搭乘1号线到人民广场转乘2号线就可以了。(应该没记错)

在徐汇区最繁华的是徐家汇地段,那里吃的也不是太贵,在真功夫吃的一套餐也才26元。不是想象得太贵,可能人到了上海也财大气粗起来。

传说中的南京路步行街,卖的东西比武汉整体要高档,也有比较便宜的150元两件的POLO衫,更有一家NOKIA的独立展示店,看来不管是人还是商家到上海就出手阔绰。

去上海一定要去外滩,就像去北京一定要去长城一样。这里是商业和梦想的地方,不管是上海滩时代还是现在,不管是当时的黑社会还是现在写字楼的白领们,都在这附近血雨腥风。

除此之外要拜访的就是张江软件园,因为公司总部在那边,这倒是其次,主要是看看trainning时期出生入死的战友们。

传说中最繁华的陆家嘴,东方明珠白天看一般般,甚至让人有点失望,只有在夜色的打扮下才能显示出风采。看来这塔和女人一样,没有不漂亮的女人,只有不会打扮的女人。

去上海和去深圳一样,去这样的城市其实目的不全在看风景,而且也没有什么风景可看,主要的目的是感受这样大城市的特点和氛围,更主要的是见人。见到了是我高中同学也是我大学同学的杨子树(化名^^),从一个大一逃军训逃课逃考试的“问题学生”到一个目标明确有责任感电子工程师,就这短短几年时间,让诸多浙江大学毕业生汗颜的事实证明了英雄不问出处的道理;见到了那帮从.NET team出来的转战上海微软项目组的同事们,带过去的WH annual party 2008录像让一伙人挤在一个小房间里面开心的笑着,也交换了很多职业方面的信息,让我看待公司看待IT更加全面透彻些。

木兰天池

从上海回到武汉已经是深夜,在家里待了一宿后,第二天赶着去了公司,得知又有一批同事下周要去上海,我们项目组会抽调两个人,于是工作中就一直充实着,还好在回武汉后的第一个星期六,公司组织去木兰天池旅游。木兰天池,一个离我现在的家很近但是在我20多年武汉的生命中从来没去过的地方。

大门口的合影

其实除了风景外,很多娱乐设施很好玩,大家的快乐可能从那一时刻开始点燃。

《我的团队我的团》剧照1 (第二个是我们的团长)

《我的团队我的团》剧照2

工作

在木兰天池游玩结束后,回到光谷,这个星期的两个软件版本包让我无法回家,于是开始充实的一周,真实的从星期天开始工作,然后一直到昨天星期五最后的软件包邮件send键按下后,人才松一口气。客户在不改变Schedule的情况下安排的其他紧急任务让我们delay了两天,上海的微软项目组又雪上加霜地从我们项目组抽调了两个人,于是我们主业做DEV,兼职做QA,在有限成本下如期交付了相对高质量的软件版本包。真实体验了一回“专业”。

接下来,好好享受我的周末。

捐 款

今日去学校,偶然听见一同学说道家中出了事要找领导办相关手续。在细问下,才得知该同学家中因电线老化导致整间房屋被烧毁,损失巨大。恰他父亲已经生病,无力给于他生活费用,他要求领导给他一个工作机会。听到此消息,我一边暗暗佩服这同学的淡然处之,一边想着如何帮助他。

这位同学是外地同学,常年不在家,父亲在07年上半年已经生病卧床,着火那天,恰巧父亲外出散步,不然后果会更加糟糕。

如何帮助他,我第一想到了捐款。我想发动全班同学对他进行捐款。我马上找来班委商量我的计划,却出乎意料地得到了3个班委的一致否定。大致理由有:“这样影响不好”,“你这让他以后怎么做人”,“你这让他以后怎么好意思面对大家”,“你这很伤他的自尊心”,“我们班有很多贫困的学生”……

我现在很后悔当时为什么没有反驳他们,只是默默地思考事情是否应该像一致反对的3位说的那样。当时,刚刚下课,我也是想征求下其他的班委的意见然后再出来通过某种形式开展,所以就做得很低调,也不可能大声地反驳。最重要的是他们的“建议”我起初也是在考虑会不会搞得以后很尴尬。自从我当班委的时候出了一些大家不满意的事情后,我就很注重其他人的意见了,生怕因自己考虑得不周全而没办好事情。而且当时我们班委在一起也是在讨论怎么和学校商量给他安排一个工作解决他的生活。

上面一段看作是我的自责,下面开始好好地反驳上面的“理由”。

“这样影响不好”,我真的不知道这到底是影响什么,对于一个现在需要生活款的人急需要的不就是钱吗,本来好好的一同学突然间落到这个地步,落差很大,从有电脑到生活都没有着落,现在最需要的是什么?影响不好是什么借口;
“你这让他怎么做人”我不知道我们捐款有什么不好做人的,捐款不是施舍,水火无情人有情,一方有难八方支援,是很正常的事情为什么会想这么多呢?
“你这很伤他的自尊心”原来捐款就是伤自尊心啊,原来帮助就是伤人自尊心啊,真不知道怎么才能够帮助一个人也不伤他自尊。
“我们班有很多贫困的学生”这个说法是我当时就反驳的,贫困生可以少捐也可以不捐,捐款的事情量力而行,只要有爱心的事情去表达一下,重要的是组织不组织这次活动。

我想某些人的观点可能有着其他的原因:(当然我绝对不是BS某些人,只是可以反思推理一下可能说出这样观点的原因)
1.真的可能出于观点的表面意思
2.可能因为自己不想出钱
3.可能因为自己怕出少别人笑

不管是什么原因,我只好在博客里面推理。我当时听了他们的话,不知道是我很单纯还是事实这样,我只觉得当时他们都想得好复杂,好复杂。明明就是简单的一次捐款,我们还是力保不让当事人知道,就会生出这么多复杂的事情。

其实捐款不是为了弥补他的损失,因为火灾给他和他家带来的损失是我们远不能及的,我们只是想通过捐款的形式,来传达我们的真诚的友谊,那或多或少的金钱只是作为一个载体,我们真正的是要表达出大家对他的关心,对有灾难的人表示支持。支持的形式很多,精神支持和物质支持。像这种一下家都没有的人难道不能要物质支持下,而一天在那里说“我们永远支持你,相信你可以早日脱离苦海的”,或是“你是坚强的男人,你有美好的明天”亦或是像政治家表情凌重地说“我对此事件表示遗憾”……我想这个时候物质支援还是有必要的吧。况且别人现在正需要这个。

人哪……

告别大三

大三结束了,离毕业还会远吗?
有惊无险滴考试终于结束了。。我又迎来了我的暑假,上上个暑假做了升华网,上个暑假学会了驾驶,这个暑假做什么呢?先保密。
马上去湘潭实习了,毛泽东的故乡,好好去玩一把先~~~
大三,恐怕是我上大学以来最充实滴吧,我想想,我想想:凤凰行,网络管理员,威林公司官方站,中国创新管理挑战赛,英语6级,课程设计,然后几次Party。感觉蛮充实……
希望就在前方。

突然间有感而发

从上大学的第一天起,我就决定过上与高中完全不一样的生活。也许是那一年太繁忙,太枯燥,从而给自己思想里留下划痕,于是厌倦那种天天面对试卷的生活。

我迫不及待地加入学生会,就是想让大学生活充实一点,但,不要像高三那样,整天埋头苦干地面对“题目”。

……

一年过去,当05级新生入学时,在“新老生交流会”上,我重复强调了我的观点:大一要尽量去“玩”。不然的话,当你到大四时,蓦然回首,自己四年过得好没有意义,整天去图书馆自习,好像又过了4年高三。难道,那年高三的拼搏就是为了“重复四年”?

现在自己在班上,在学生会,在党支部都多多少少有了点“业绩”。一个星期下来,似乎每天都很忙,但我不能就拿瓶“雪花”轻松一下。因为功课还要我去做。

网络协会的马舜已经和雅虎签约,他的确不错,网页设计那是很吊的;那个物信学院的足球队长最近考研考了370多分,准备进武汉邮科院。这种种事情告诉我,最后还是要实力说话。

突然之间,我觉得自己很充实,也很空虚。

就像是政治里面说的经济基础和上层建筑。上层建筑就是所谓的沟通技巧,社交能力等等无形资源,这的确需要,不过如果没有经济基础做保证,你就没有机会,根本没有机会去展示这些资源。经济基础就是专业技能!!想起来,自己毕竟是学工科的啊……

最近的“湖北省互联网比赛”,我在“视频制作小组”里面。本来网络部就是搞技术的,但是,我们摄影和图像处理方面没有燃点DV社的强,动画设计又没有现艺的强,所以只好在上面做管理了--协调各方之间的关系。虽然说管理是一门艺术,但是如果这些技术支持突然有情况不能合作了呢?那么我们不是没有办法了?总之,自己没有很强的专业技能,心总是虚的。

虽然我的专业技能并不是搞设计的,我是研究通信和网络的……

最终还是决定考研,不过什么时候开始还不知道。我想,如果研究生这一关过不了,以后比这难许多的东西怎么办?

今天外出,公共汽车上,发现一个很胖的女生在看试卷。凑近一看,是初中物理实验的复习题,想必今年中考也要考实验操作了吧。记得当时抽签抽的是生物题,好像是剥掉种子的外皮等,98分。而现在站在试卷旁边的我,已经快成一个大人了……

BIGgong:
这是当时写滴,当时还准备考研呢,嘻嘻 2007-7-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