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然间有感而发

从上大学的第一天起,我就决定过上与高中完全不一样的生活。也许是那一年太繁忙,太枯燥,从而给自己思想里留下划痕,于是厌倦那种天天面对试卷的生活。

我迫不及待地加入学生会,就是想让大学生活充实一点,但,不要像高三那样,整天埋头苦干地面对“题目”。

……

一年过去,当05级新生入学时,在“新老生交流会”上,我重复强调了我的观点:大一要尽量去“玩”。不然的话,当你到大四时,蓦然回首,自己四年过得好没有意义,整天去图书馆自习,好像又过了4年高三。难道,那年高三的拼搏就是为了“重复四年”?

现在自己在班上,在学生会,在党支部都多多少少有了点“业绩”。一个星期下来,似乎每天都很忙,但我不能就拿瓶“雪花”轻松一下。因为功课还要我去做。

网络协会的马舜已经和雅虎签约,他的确不错,网页设计那是很吊的;那个物信学院的足球队长最近考研考了370多分,准备进武汉邮科院。这种种事情告诉我,最后还是要实力说话。

突然之间,我觉得自己很充实,也很空虚。

就像是政治里面说的经济基础和上层建筑。上层建筑就是所谓的沟通技巧,社交能力等等无形资源,这的确需要,不过如果没有经济基础做保证,你就没有机会,根本没有机会去展示这些资源。经济基础就是专业技能!!想起来,自己毕竟是学工科的啊……

最近的“湖北省互联网比赛”,我在“视频制作小组”里面。本来网络部就是搞技术的,但是,我们摄影和图像处理方面没有燃点DV社的强,动画设计又没有现艺的强,所以只好在上面做管理了--协调各方之间的关系。虽然说管理是一门艺术,但是如果这些技术支持突然有情况不能合作了呢?那么我们不是没有办法了?总之,自己没有很强的专业技能,心总是虚的。

虽然我的专业技能并不是搞设计的,我是研究通信和网络的……

最终还是决定考研,不过什么时候开始还不知道。我想,如果研究生这一关过不了,以后比这难许多的东西怎么办?

今天外出,公共汽车上,发现一个很胖的女生在看试卷。凑近一看,是初中物理实验的复习题,想必今年中考也要考实验操作了吧。记得当时抽签抽的是生物题,好像是剥掉种子的外皮等,98分。而现在站在试卷旁边的我,已经快成一个大人了……

BIGgong:
这是当时写滴,当时还准备考研呢,嘻嘻 2007-7-11

当考试成为习惯

4月1日结束……

全国计算机等级考试结束……

天下愚人们的节日结束……

昨天结束的2级考试让我知道考试的真正奥义。

我从小就惧怕考试,一听到考试的消息,可能考前一段时间都过得不爽,直到最后交卷的那一刻,才松下一口气,然后疯狂地放松,以洗脱考试前的那段莫名其妙的郁闷。

初中时是在一所武汉的三类中学里,因为该校排球传统学校,所以美其名曰“二类”。每当考试的时候,那天早上一般我都紧张地不吃过早,但是还是要按惯例去买点什么填肚子,于是去买烧饼。往往自我安慰地买上2个,但又总是只能吃下一个,而且口中索然无味,就像感冒之后一样。直到高中当上生物课代表之后才明白,原来是唾液淀粉酶被情绪所破坏。

后来费尽曲折到了高中,才明白“初中考试前现象”的原因。原因是没实力!!每次考试心里总没底气,明明学了一个学期的课,你问我学了什么,我讲不出个所以然来,但是考试又总能得分。总的说来就是没“内涵”,原因是课下没下功夫,而且是毫不夸张的说出来。

到了高中,幸运地碰上了冯丹老师。他是火箭班的物理老师,而上界火箭班出了一个北大的同学。对于一个市级二类中学(在当时,现在已经是比照重点了),无疑是“千年等一回”
的好事。他成了我的启蒙老师,教我怎么“学习”,教我怎么“做人”。当然他不是像上理论课一样,也没有刻意去教,只是我通过观察自学的。我才明白,原来我初中是混过来的啊!还有一位女老师叫司路,是重点班的数学老师,平时告诉了我们一些大学里面的事情,而且她在大学里绝对是个美女。她也私底下教了我很多事情,比如如何对那些不必要的应酬“say no”。

我至今仍然坚信:高一4班是最好的平行班!因为老师配备是同类最好的,火箭班的物理老师,重点班的数学老师。而我,是幸运的。

这些都为我了解“什么叫学习”打下了坚实的基础,我就梦想着去火箭班。经过决定分班的两次考试,我成功成为了火箭班中的一员。

那个时候,我考试之前已经能够吃热干面之类的东西了。

高三时,考试已经成为习惯,虽然我不是一向考得好,但是偶然也会出现“冲顶”的现象。

进入大学后,虽然觉得本大学与想象中的差了好远,但是觉得是高中学习效率低、容易在做题中迷失方向的缘故。

直到遇到我们C语言的陈刚老师……

虽然他只能一瘸一拐的过来上课,但是丝毫不能掩饰他在这方面的出色。我也学的很认真,直到我想报考二级,从2005年下半年至3月31日,我投入了很多时间在C语言上,其他专业课只能做到上课“拼命”的听讲,这样下课少投入才不会掉的很远……

昨天的C语言考试我感觉很好,第一次,第一次,我自信地说:我应该能够得到“优秀”。

……
(高一课堂,某日数学课上)
司路老师对大家说:

“我那个学生从高三才开始学习,但很聪明,教什么会什么,最后考上了江大……”
“江大??!!”,我们都笑
“你们以为江大很差啊,现在的新江大,还不是一般人能够进去的啊……”

2004年6月7日、8日的考试,让我被司老师说中……

(大一下学期,C语言课堂上)
陈刚老师对大家说:

“大学,不是让大家学会什么,而是让大家学会如何学习……”

寻找丢失的童年

男孩强奸杀人考量刑事责任年龄

具体情况不用我说了,这几天的新闻报纸都大幅报道。这本应该出现在《法律基础》课间谈笑的法律BUG,却真的在现实生活中发生。令人痛心!令人震撼!

现实告诉我们,未成年人犯罪低龄化。据悉,内因上,由于营养等多种原因,人的发育比20年前至少提前了2~3年;外因上,家庭教育和学校教育的失败、社会不良风气的多方面影响,使某些孩子对法律肆无忌惮。

于是,这起案件引起某些专家呼吁降低刑事责任年龄。目前,我国刑法对未成年人相当负刑事责任年龄规定为14周岁,法国为13周岁,印度、加拿大、希腊、荷兰、丹麦、匈牙利为12周岁,墨西哥为9周岁。

网络BBS上,有人早已骂开了,说“将这男孩判死刑,立即执行”等相关言论。这在目前的法律规定上是不可能的了,法院判处他劳教1年零6个月。我没有经历过劳教,也不知道劳教的具体情况,不过据我了解,现实中的劳教往往把人往反方向推,这大概与劳教的具体方法有关。少年犯们在劳教所出来后,也许会更加憎恶社会,继而做出能够进监狱的事情。这样,如果说监狱是“小学”,那么劳教所便是“学前班”了。

我想到了心理治疗和心理辅导,如果在一个儿童稍微有违法犯罪的萌芽时候,他所处的学校和居委会就派专人对他进行引导和治疗;如果一个未成年人有着足以去劳教所的经历的时候,政府就有专人将他接到心理辅导中心,用爱来感化他,而不是“以暴制暴”,并定期“紧盯”,稍微有不良行为便纠正……在其童年可塑性较好的时候,将他“定型”成为一个“普通人”,那么从很大程度来讲,就可以避免许多“未成年人”犯罪的发生。这样,逐渐形成的“社会保障体系”,将最大限度的填补法律的那段空白……

13岁做出这样的事情,显然不是一瞬间的决定,而是从童年起便有了萌芽,却没有“园丁”来修剪,慢慢地长成了一颗“毒藤”。所以,他的父母要负责!他的老师要负责!他所在的学校要负责!

不管他未来如何,相信他的童年一定是灰暗的。而我们大多数的童年却是那么纯真:

“yeah,我赢了,这颗‘奶珠’是我的……”
“你耍赖,洋画不能折起来拍。”
“但是,你先没有说啊,哈哈,反正我赢了”
“不行,那我也要这样,再玩一盘,我要赢回我的洋画”
“来就来,谁怕谁?”
……

用最好的心情面对最坏的事情

用最好的心情面对最坏的事情
—《天生一对》

梁冰冰(杨千嬅 饰)面对绝症表现出的自信开朗和坚强,使我知道,这个世界上再也没有事情能够让人放弃希望。
—我

最坏的事情,对于一次活动来说,就是没人参与。这几天,一直在想,到底是什么原因?是宣传力度不够?不可能,宣传板,海报,电子显示屏样样都搞了,可是每次进邮箱,依然只有那几个人的信件躺在那里。

是否是活动前策划不够充分?觉得有这方面原因,我想如果把“博客文化大赛”变成“博客文化节”是不是会发生量变。

看了《天生一对》,突然有了些发现,有了些感悟。

最大的感悟是,自己本人对本次活动投入不够。这是概括的说法,具体来说便是:自己策划的本次活动还不够正式,或许应该和某集体联盟举办,自己思考性不够……

本次活动与其他学院活动不同的地方在于:
1.所有细节规则都公布在网上,这样会导致容易被人忽略,因为大家不能随时随地上网。
2.始终不能用简单的话语概括博客能够让人真正理解的概念,如果用长话,那现实生活的宣传版面不允,又只能上网发布长话。
于是,接下来 1 2循环……

看来要主动出击了……只要努力了,就不会留下遗憾。不管结果如何,始终保持乐观的态度、微笑的面孔面对所有难题,并保持清醒的头脑……

对学生会的感想

在学生会干了一年半,最近才当上了网络部长,于是终于接触到了“高级管理层”。这个星期开了一次“部长级会议”,特有以下感想。

1.开会时场面有些沉闷?

有人研究过,中国的会议与外国人的会议有些不同。中国人的会议通常是领导在上面讲话,底下出奇的“安静”--很少有异议--甚至喊出“永远拥护领导”的口号。可散会后,背地里,心中可能忿忿不平,“他是什么东西?他以为他是谁?”。外国人不一样,开会时激烈的争论,甚至“拍桌子,摔板凳”,可是出了会议室大门,大家都只有一种声音,说明已经达成一致。开会正是要反映问题,解决矛盾的地方,如果会议上安静,那只有两种情况:一是大家的心真的一致了;二是有话,但是因为某种原因,诸如“领导权威”或“从众心理”,而不能正确反映自己的观点。不过,听说现在开会比上界主席在位时开会要好一些,所以证明我们还在进步。

2.能否将问题、愿望、目标解码成详细步骤?

听说上届网络部部长策划了一次“全校网页设计大赛”,但是无果。我想原因是他没有将活动解码成详细、可行的步骤。比如要举行这次比赛,第一步是什么?那第一步的第一步是什么?那第一步的第一步的第一步是什么?换句话说,明天要做什么?如果不能了解这些,那就是愿望、口号,永远高高地挂在上面。只有能将问题解码成详细步骤,才是有执行力的表现。

3.加强水平沟通?

学生会的事,就是大家的事。现在领导、主席团已给了各部长极大的自由发挥空间,也就是部长有了极高的自主性,可以单独策划活动。那么每一次活动,主要负责的便是策划活动的部门。可这不意味着,这次活动只由这个部门包办。任何一次活动,都涉及到多部门的协调配合,社会上称之为“团队合作”。我们口口声声声称自己是“团队”,关键时候做起事了就“是他们体育部的事,不归我管”“这是网络部的事,主席没有跟我说”……还真以为自己是团队,其实是个群体--一群男生和女生。在英文中,团队是team,群体是group,两者是不一样的,都是一群人在一起,前者是内心有联系,后者只是站在一起。在中国有句俗话“一个和尚挑水吃,两个和尚抬水吃,三个和尚没水吃”,其实这句话,英国也有,不过不是这么讲的。“一个人做生意,两个人开银行,三个人搞殖民地”。可见真正的团队意识,在中国的大多数“团队”中还是相当缺乏的。所以各部长要自发地协助每一次活动的开展,部长之间请求帮忙不必询问主席,要主席联系另一部长,要加强水平沟通。

就这。

切切实实的减负

省物价局出新规为学子减负:
大学生重修补考一律免费

省物价部门昨日发出通知,从今年春季开学起,取消高等学校重新学习学费,各高校一律不得向学生收取补考费、重修费等费用。……

此则消息实在大快人心,特别是对那些今年不走运的“同胞”们。人在大学混,就是怕挂科,挂科得重修,重修要交钱。本来吧,大学生活轻闲自在,没有高中那么多的管束。所以稍一不留神,就置教室于身外,落了个“耳根清净”。而舒坦的日子总在考试前一周提前结束,要考试,所以要抱佛脚。可是老师也不是食素的啊?你不上我课,我就不让你过,别说抱佛脚,就是跪倒在我的石榴裙下,我也不让你过。虽然说大多数老师还是好的,但是总有一小撮老师“铁面无私”“六亲不认”,严格按照“上级”指示(尽管有时根本不存在),该挂就得挂,不挂也得挂!那挂也挂呗,怕什么啊?怕就怕在挂了之后带来的后果啊?得重修啊~~~本来挂科就是对大学生精神上的折磨,这一重修,给经济上也折磨了。一般高校重修课程的费用按学分收取,每个学分从50~100元不等。而一门课程一般又2~3个学分,运气不好4个以上,而挂科的人一般又不只挂一门……那重修费才叫一个贵啊,还不只贵,还是相~当贵!难怪有人说“嘿,哥们,我跟辅导员说好了,这次我的一等奖学金就在你这儿领。”一时间,大学校园里面谈“挂”色变,不少人都提前结束“舒坦的日子”投入战斗前线。
现在改革开放了,那些“同胞”们也不再受到学院欺负了。物价局说了,重修不要钱,哈哈,先是自己经济压力减轻了许多,然后思想放松,处之泰然,进而精神放松,重新回到“舒坦的日子”。
物价局减负是好,只怕难免有人会产生上述想法。一旦这样,适得其反啊!怎么说?虽然说现在是给挂科大学生减轻了负担,但是如果造成思想松懈,精神不振,在没有压力的环境下过日子,那以后生活的负担会很重很重,不仅这样,还是相~~当重啊~

下则消息:
一封家长来信,引出省教育厅减负新规:
小学生上学时间推迟半小时
新要求规定,全省初中和小学实行5天工作制,春季开学后小学生到校时间不得早于8点20,中学不得早于7点50;走读的小学、初中一律不准上晚自习;小学、初中学生每天在校必须有一小时课外活动时间。……

其实,关于减负的事情早就有了,我初中都遇到过一回,不过减着减着,就又恢复了。我的书包还从来没轻过,反而“减负”时期书包还变重了(真有此事)。我小学的时候,那数学老师是处心积虑地要拿什么美术劳技课上数学,说是为我们好,“严是爱,松是害”,“现在狠我,以后就知道老师是为你们好!”当然不管她说什么,反正这种行为是不对的。上面的精神我们都可以理解,问题是能不能从上面到下面每一个层级的人落实精神。如果不能落实,那么减负只是一个口号,一种信仰,行而上。最终形成一个局面,不管上面的人说什么,底下的人依然“我行我素”。要能将上级愿望解码成切实可行的步骤,也就是执行力,需要强大的监督机构和全社会正确的教育制度。这一切,还在期待中。

产品经理 | 项目管理 | 精益创业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