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四年,重聚首

正在10月即将过去之际,现将10月初同学聚会的方片文字和图片贴上来,以让记忆延续。

 

今年是2012,玛雅人和身边的朋友都在说,今年是世界末日。权当笑谈,但静下来仔细一想,如果真是世界末日,究竟应该做些什么?

 

我们有些人,平时忙于工作,有自己的上司,有自己的客户,工作充实的同时私下也会觉得有些身心疲惫;

我们有些人,离开武汉来到一个曾经陌生的城市,或读书,或谋生,或从军,离开亲朋好友艰辛打拼逐渐在异地建立起那些不太牢固的栖息地,在闲暇之余偶尔回忆起曾经甜蜜的时光;

我们有些人,离开武汉回到自己的家乡,谋上一份差事过上安稳平淡的生活,无聊之时也会回想起曾经那段激情的青葱岁月。

 

原来,如果真是世界末日,有那么一种选择,便是暂时离开这些日复一日的今天,体验下“穿越”,回到从前,找到那些一起走过四年的兄弟姐妹,追忆似水年华。不是世界末日,我们或许很难从今天的繁忙琐碎中抽出身来;提到世界末日,才发现真正值得珍惜的,便是那些曾经在你生命中或远或近陪你一起走过的人。

 

那些年,我们一起读过的通信工程。

 

那些年,有一串无规律却让人记忆深刻的数字叫2004073021;

那些年,有一辆不到5号门起点站根本挤不上的车叫208;

那些年,有一群血气方刚的绿林好汉混迹于60x。

那些年,有一群内秀外中的女中豪杰聚集于416,417。

那些年,有一种让男生深夜神采奕奕出门黎明疲惫回寝室的游戏叫DOTA。

那些年,有一个让女生在课堂操场寝室眉飞色舞不用演就花痴样的人叫东方神起。

那些年,有一种清晨被大音量“I will Rock You"吵醒的不人道集体活动叫晨练。

那些年,有一个烧烤很好吃热干面也不错的地方又叫4号食堂,又叫励尖苑。

那些年,有一个天天在太阳下暴晒站军姿却在外出打靶时冒着倾盆大雨的活动叫军训。

那些年,有一种大规模集体机械化出游事后屁股不能落座的活动叫远距离骑车。

那些年,有一个各种干部各种部长都是我们班同学的学生会。

那些年,有一个初赛打到决赛一路暴扣对手最后力压魔鬼自动化班的新生杯篮球冠军。

那些年,有一个周五下午却总是没太多人上的一节课叫毛XX思想。

那些年,有一种可以让男女生大方自然邪恶牵手的选修课叫做交谊舞。

那些年,有一种明知道没有任何意义又不得不硬着头皮互相抄的纸叫实验报告。

那些年,有一种在后面打魔兽互相对骂而当老师走近时瞬间切换成编程界面然后互相交流经验的上机实验课。

那些年,有一个车钳铣电各类工种的大杂烩类工厂的两周生活叫金工实习。

那些年,有一次全班点蜡烛围坐英才广场互相拉歌的活动发生在大学第一个中秋节。

那些年,有一次全班大规模一起挤公交千里迢迢的烧烤发生在遥远的森林公园。

那些年,有一次温馨和谐的草地杀人游戏发生在临近大学的汤湖公园烧烤摊旁。

 

。。。。。。

 

与其总是追忆似水年华,不如再次亲身感受青春。

 

今年10月2日,我们在武汉,四年前我们分别的地方,等你回来。

双节记

今年十一,罕见和中秋节连一起,于是欢喜地迎来了九天长假。今天是九天长假的最后一天晚上,明天即将恢复工作状态,趁此间隙,将这长假经历记一笔。

9月27日,节前上班的最后一天。早晨一通电话会议下来接了个极其紧急的任务,全体人马赶了个人仰马翻。隔壁团队提前一天完成他们的交付早早进入了假期的庆祝。于是心态有点小小不平衡起来,但依然硬着头皮顺着思路有条不紊地进行着工作。于是在我们繁忙工作的时候,其他团队的人纷纷告别公司进入假期,继续耐力保持着心态平衡。最后,我们团队赶上末班车,终于在6点前完成所有的工作。送走了团队,我检查完机器,和一帮经理们离开公司。
 
自此,我进入假期。
 
离开公司后赶忙拦taxi去和Hackergene夫妇见面。有趣的是在一家烧烤店那Hackergene夫人第一时间搜团购,注册会员,我用支付宝网上支付,然后等了20分钟短信终于如约到达手机。这是第一次在别人店里面当场团购的体验。吃完烧烤,和他们一起去了附近的酒吧,点了一杯“自由古巴”,在昏暗的酒吧灯光下,聊人生,聊职业,聊结婚,聊创业,聊未来。
 
9月28日,当大众还在赶早上班时,我已经进入假期第一天。第一天懒懒的,很早就醒,但依然赖床到8点。前几天忙碌的工作让人不想动弹,不过依然打起精神来收拾房间,然后玩了一上午iOS游戏,下午睡了一懒觉到晚上。晚上看了会电视后睡了。
 
9月29日,假期第二天,买了菜,在家炖了鸡汤。下午依然小睡补觉。晚上和一朋友吃过饭后,去车站接父母到光谷。
 
9月30日,Family day. 按照计划带着父母去了磨山和东湖,已经N年没有和父母一起去户外走走,当我们坐在东湖边吃着老妈做好的便当看着东湖的美景,幸福感油然而生。虽然在某些话题上仍然有争执,但是丝毫不影响家人之间的默契和感情。
 
10月1日,搭车去汉口,参加了一高中同学的婚礼。席间和另外两位高中同学闲聊,感觉和她们不同一个世界,她们都在拼命去一些安逸舒适的环境,不谈自己能创造几许价值,而只谈舒适的工作。当然,这是一种生活方式,而且对于女生而言更好理解,只是在叹息之余,不免为她们的青春如此早地就丧失活力而感到惋惜。
 
下午,受邀去了老妈前同事那里,我们都很熟。在旁边听一群中龄妇女们闲聊也颇有意思。我也开始学着理解她们语言背后的人生逻辑。
 
10月2日,终于迎来了大学同学世界末日的聚会,大家在一起KTV的很放松。借着兴致,我将带去的iPad展示以前的相片,大家纷纷模仿动作。最后整理出来的对比图发现,社会将青春雕琢,现在的大家不约而同的相比于之前的自己更显岁月。
 
晚饭时,大家围坐在一张大桌子上,每个人轮流介绍自己。很有感触,一些当过兵的同学讲得很动情。其他的同学有的成家,有的淘宝店大卖,看到昔日的同学到今天都有不同的经历和收获,从心底高兴。
 
10月3日,招待了其中来自新疆的大强同学和本地无敌同学,炒了玉米,炖了排骨汤。席间闲聊,无敌同学的一句话给了我一些思考:平常周一到周五忙工作,周末千万不要宅,可以回到汉口和朋友们多聚聚。因为你的工作本身就非常忙碌,周末如果再到这个空房子里面待一天,人会出问题。想想说得有些道理。繁忙工作之后把自己关着宅着,慢慢社交能力会丧失,连基本的情商都会有问题了。
 
晚上去看了场电影,《铜雀台》,冥冥之中得到了一点勇气。
 
10月4日,和好友开车去咸宁。不泡温泉,主要是开开车,爬爬山。这是我第一次自驾游,自驾游的一个好处是可以练练车,在咸宁开市区,基本给自己一个75分吧。另外一个好处是自驾游充满着未知,其实跟自驾游或许没关,而是我们特意而为之 — 之前不订酒店,随性而走。于是,在郊外小镇找吃的,在市区里面开车转悠找酒店,一家家问。最终找到了便宜实惠又干净的旅店,略微疲惫之余心中充满满足感。
 
了解一个城市,其实是了解一段历史,更可以了解现在。
 
10月5日,继续在咸宁市区闲逛,逛了下步行街,逛了下市区的大学,然后驱车到咸宁郊外的太乙洞看了看,没太多印象,返回武汉。
 
在武汉一家餐馆吃饭后,好友送每个人回家,一一告别。
 
10月6日,去参加高中同学的婚礼,一个男生,在汉阳。同一天,另一个高中同学在汉口也有婚礼。人生无法圆满,电话其贺喜。
 
婚礼结束后返回光谷。
 
这次十一我过得很满足,回想了一下,这其中大多数跟人在交流,交谈,参加社交场合。为何满足?因为平常缺少太多。平常工作太忙,头脑里想的大多数是工作,而渐渐没有了基本的生活场景。一个人不觉得,这个假期和很多人交流接触后,发现再按这样的节奏和心态下去终究会出问题。
 
于是,这个发现以及以上所述经历,是这次十一长假的最大收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