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出那条蛀虫

找出那条蛀虫 

有这么一个经典的故事:两家公司的产品在市场上竞争,A公司产品明显没有B公司产品卖的好,于是A公司老板让下属去调查。下属调查后得出结论,因为A公司产品售价比B公司高出很多,所以没有B公司卖得好。既然是售价高出一大截,为了解决“没有B卖的好”,解决方案当然是降价。
降价后,A公司产品销售额得到明显提升,老板喜出望外。可是季度末一结算,发现公司亏得更多。一细看发现A公司几乎以0利润倾销。A老板奇怪产品售价和B产品一样,为什么A公司已经是0利润。到这个层面上,A老板终于意识到可能是A产品成本太高,所以当初不得不把定价调高以维持基本的毛利率。
于是,A老板找咨询公司把产品的成本环节一清点,发现和市场上平均水平差不多。但是从财务报表上看来有一处怎么着也对不上,再一细查,发现某副总居然是公司蛀虫,每个月偷偷将公司营业额中饱私囊。
故事的结尾比较戏剧,但简单的故事逻辑揭示了一个道理:要找出问题的根本原因。
蛀虫,首先是一个不太好的玩意儿,会侵占或影响到正常的利益。其次,它不是一般的虫,蛀虫有一个让人忽略的属性在于它是隐藏的,不容易发现,当你发现它的时候可能你的苹果已经空了。
蛀虫,在IT业大家伙管它叫Bug。Bug是QA的价值产出,是DEV价值产出的梦魇,不变的是,Bug总是影响产品进度和效果的最大凶手。
前段时间,团队里面有一个同事,干活总不给力,工作交付总是延后,而且质量很让他的项目负责人担心,几乎次次需要Review,几乎次次需要推倒重来。项目负责人非常苦逼地过来找我投诉,于是我俩联手一起将他出现的问题一一分析,得出结论:逻辑思维能力不强,举一反三能力很差,工作时注意力不集中。
项目负责人把他出现的问题告诉他,并深入探讨改进方法。过了一段时间,改进效果不太理想。于是,我找来那个同事单独聊聊。
我知道工作交付的延后意味着工作时间的延长,还要顶着项目负责人的催促和责问,他的压力就已经很大了。于是谈话的开始,我并没有直接进入主题,而是随口聊聊家常,问他最近怎么样。他说他感冒了,而且鼻炎也发作了。
鼻炎?!我初中时就有严重的鼻炎(现在完全好了),鼻炎发作时人会非常难受,而且让大脑供氧不足,让人注意力无法集中。长期鼻炎会影响记忆力和智力。于是谈话就变成了,两个病友开始探讨病情。顺藤摸瓜,他有严重的全附鼻炎,意思是鼻炎已经严重影响到他的五官,曾经做过两次手术,都不见好转。不过做手术后的当时,他的成绩从班上的几十名上升到第一名。
又是一个戏剧性的故事,他现在的鼻炎相当于背着一个很重的沙袋做真实的项目,而且一直背着,能不慢吗。工作只是他全部的一个侧面,可是这个问题已经上升到生理的高度,需要从生理的角度来解决问题,才能让“表面上”的工作变好。
于是,针对他的工作问题,我给出的解决方案是:用盐水洗鼻腔。方法虽土,可是比任何手术治疗都好,治标杀菌,治本提高抵抗力。本来,我需要的是他的工作上能够变得给力,可是最后我必须先解决他的底层生理问题,才能让效果达到工作这个表面。虽然需要时间会很长,但如果不解决,你给他再多的培训甚至亲自上阵也无法挽救他。更重要的,挽救的是他人本身,而不仅仅是这个工作单元。
其实,鼻炎也是一种Bug,不是有鼻涕虫这样的说法吗。
 

文艺型青年能不能当好程序员

文艺型青年

这应该是2011年末的事情,团队里有一个重点大学的研究生在读实习生,人非常多才多艺,可以说给团队注入了相当的活力。那段时间也许是忙于年会,同时学校里面一大堆考试,同时工作上学习新的iOS开发,同时生活上有没有比较费心的事情不得而知,他人表现得比较焦躁不安,工作上沉不下心来做事,而且经常心不在焉玩手机,正常情况下比较活跃幽默的人那段时间显得非常低沉。我知道,他遇到麻烦了,该找他谈谈了。

谈话开始,首先谈到我为什么找他谈话 — 我是一个喜欢开门见山的人 — 一开始告诉对方目的,可以消除对方的担心和不必要的猜疑。我明确告诉他最近表现不如人意,这次谈话希望能找到原因,重新看到他往日的活力。这样的开头有助于将此次谈话定位为“分析问题”,而不是批斗大会。本来两个人在一个空房间谈话很容易造成对立面,可我必须站到他的那一边,消除他的戒心,这样才能全方位剖析问题。其实从本质来讲,这次谈话最终要达到的效果便是他有所改进,批评不是目的,作为手段也不好。

开头好了,他也开始舒心坦白最近他确实不在状态,和我开头说的情况一样,并且说因为学校生活上这事那事,而且工作上又有比较复杂的任务,所以遇到挫折感很大,每天无精打采的。我告诉他,随着从学校到社会人的转型,多任务的场景会经常出现在身边,而多任务会让你不自觉地在做事情A时担心事情B的情况,于是忧虑便自然而然的产生。别说一个实习生,就连很多经理以及更高层也经常焦虑。他说他明白这个道理。可我还是需要灌输,实际上是告诉他这是正常情况,不要因为多任务处理的不好而想到自己“没有用”“能力差”等负面想法。

明白这个道理,那如何解决这份焦虑。实际上没有一个银弹去保证每个人面对多任务的时候不焦虑,不过通过练习减少焦虑感甚至适应多任务是完全可以办到的。纽约中央车站的接待台估计是世界上最繁忙的岗位,但是那边的工作人员受到过良好训练,即使面前几十个人七嘴八舌地问问题,他始终眼睛对着一位顾客,耳朵只听他一个人的声音,大脑只思考这一个人的问题,等解决完了这位顾客再去解决其他顾客。别说人了,就连CPU做多任务的时候,它也是把时间分成一小片一小片时间段,一个很小的时间段里面只做一件事情,所以在人可以感知的时间流逝里面你就觉得它真的可以处理多任务。所以,练习吧少年,这是成长过程中必须经历的过程。

他是一个典型红色.性格的人,所以他平常比较有活力,但是红色.性格有时候会表现出激情来得快去得也快。于是,我先跟他分析为什么激情来得快。一方面是他红色.性格使然,二方面是这个世界上任何东西开头的时候都简单,简单的东西都容易让人有愉悦和快乐的感觉,甚至会让人飘飘然觉得自己什么都会。

然后再分析为什么激情去得快。一分析发现是随着他对问题的深入,他会遇到麻烦,从而产生挫败感,而他的重点大学的身份就更容易让他产生挫败感了。我告诉他他现在就好像穿着一身光鲜靓丽的衣服,这样子根本无法干活,因为沉不下心。要真想上道,除非先脱掉那身光鲜的衣服,跳到泥浆里折腾,未来我保证他可以有一身更加光鲜靓丽的衣服。逆境让人成长,道理大家都明白,可是未出校门的实习生确实不太容易做到。于是我问他,你希望3年后公司新进来的学弟学妹们和你干一样的事情吗?他说不希望。我说,如果你对任何事情都浅尝辄止,3年后你会发现你和公司新进来的实习生没多大的差别,你很容易被那些比你更有激情,人力成本更低的人取代。所以时间非常宝贵,别看你现在实习有校园这个保险,但是过去了就过去了,回头来没好好珍惜学移动技术的机会你会后悔。

因为不断地在多任务中产生挫败感,他发现自己甚至连刚开始的新事物也不那么有激情了,甚至骑车去公司都装满了不情愿。我认为他进入了浮躁的状态,这是一个非常可怕的状态。在此状态下人根本啥事情干不了,整体患得患失,想七想八。当初我大学时代陷入浮躁泥潭的时候,我是把自己脸面放下跑去电信公司和农民工或中专生一起爬电线杆修宽带了半年,才让自己走出泥潭。

我举了个形象的比喻,去除浮躁必须让内心平静,方法可能多种多样需要自己去找,就像心中有一个瓶子,瓶中的水应该是平静的,才是最好的状态。他说他是一个比较有活力的人,不适合这样的平静。我解释道水面平静不是说让你人的外在表现平静,有活力意味着一种节奏,你心中那水面按照这样的节奏起伏变化,显得你有节奏和活力。可是现在你那水面已经被各种挫败感打乱,水花乱溅,谈何节奏和活力?所以要先让你的水面平静下来,做到inner peace,然后你慢慢地做到水面起伏,演绎出你自己的节奏。

最后聊到职业规划,他问了我他这样的人是否适合做这个职业 — 程序员,甚至是否适合做这个行业。换个题目就是,像他这样的文艺型青年,喜欢尝试新鲜事物,静不下心来的人是否适合做程序员。

首先谈到行业,我认为IT行业因为变化快,所以比较适合不甘寂寞的人。否则你去传统的制造行业,一种技术几十年不变,一会儿你就厌烦了,或者你当公务员去坐办公室,或者去超市或者当个司机,你会发现你的工作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可是做IT,每天你的工作内容都和昨天的不一样。

再谈到职业,文艺型青年适合不适合做技术。其实坦白说,文艺型青年的人格特质与做技术所要求的特质有些冲突,但这并不是说文艺型青年就做不了技术。技术只是一个起点,在IT行业岗位种类很多,在工程部门里面有管理,质量,文档,需求分析,客户沟通等多种角色,你将来通过技术站稳脚跟后可以在团队中担任这些角色。就算以后不在工程部门里,你大可转到销售,售前等部门里面去发展。

他说,他现在最痛苦的可能就是一开始的技术阶段,始终心里不太接受这样的状态,很有抵触。其实开头的技术阶段是积累,将来就算从事管理工作不懂技术也很难做好。唯一能够破这个局的就是自己,你的技术意识学习能力没有其他技术好的人强,那么你就多花时间多努力,目标是把项目做好。衡量一个人技术好不好,通常不会像学校一样出张考卷给个分数,而是看这个人能不能把项目事情做好。所以,有时候有些看起来比较笨的同学虽然学习比较慢,但是肯下功夫,结果他把项目做得比技术好的人还做得好 — 这是有可能的,因为有些技术好的人都去研究各种API的使用各种花架子可是自己的活不好好干。

这个痛苦阶段你在任何行业都逃不了,相反,在IT行业立足之后,你完全可以成为小范围内,有技术里面文艺范最强的,有文艺范里面的技术最强的。那样,你便不可替代了。

他豁然开朗。

还是那句话,懂道理的人很多,做到的人却很少。Good lu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