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戴相传 — 只为更好的培训

现在的项目组所工作的移动平台有两个,一个便是大家熟悉的iOS,另一个便是所服务的公司(以下简称GB)自己研发的W平台。W平台是实现一个类似于虚拟机的机制,对各种操作系统透明,开发者只要学会使用该平台上特有的API便能快速开发移动程序,并且配合强大的Synchronization机制和W平台的Server端,建立一个解决方案也就变得非常敏捷。可以这么说,这么一套W平台便是GB公司赖以生存的家当。由于GB公司的战略上只针对企业信息化而不是面向普通消费者,这套平台还没有实现开放也暂时没有必要,因此如果客户的IT部门在购买解决方案后有兴趣实现二次开发,不得不购买昂贵的SDK以及各种文档。

正是由于W平台的特殊的封闭性,所以在互联网上基本上找不到任何的学习资料。基于这个事实,一旦有新人加入团队,那么学习的途径唯一来自于内部的文档。更进一步的说,任何开发者不论是应届生还是有工作经验的人士,对于W平台来说都是新人,因为之前不可能接触到这方面的知识。于是,所有新人在进行正式商业项目开发之前必须经过一轮培训,还要做培训项目。这样的培训属于在职培训,即公司希望受训者能够在保证效果的情况下更有效率的完成培训,随后开始产出。

如何保证培训即有效果又有效率?由于W平台的复杂性,类似“将一大堆文档丢向新人并要求他在看完看懂再做完培训项目”这样的方式会让新人和团队都陷入麻烦,整不好就是一时间黑洞。所以培训师需要登场了。培训师通常就是项目组中的有经验的工程师,他们日积月累的经验会将新技术新平台的关键节点打通,犹如一灯塔解放新人在黑暗中无谓的研究探索。可是技术类型的讲座可不能像《百家讲坛》那样一个人坐在讲台上全堂白话,至少需要PPT和一些简洁的目录大纲式文档。我们可爱的工程师们建立起了一个“培训解决方案包”,里面从关键课程的讲课PPT,资料文档,再到培训的计划,培训的效果评估都有明确的文档落实。于是,当一个新人被分配到项目组后,培训师们只需要轻松地打开“培训解决方案包”便可以开始培训工作。

在培训中有一个潜在的问题,便是这些培训师是兼职的。正如刚才所说,培训师通常是由项目组中有经验的工程师担任,这些工程师每天需要产出,配合敏捷实践的“天天状态更新”,每天的时间是精打细算。如果有培训兼职任务在身,可能用于培训的时间只好在正常下班后用相等的时间去补齐每天产出的任务。这样在不是太忙的时候还好,但是遇到项目中忙的时候恐怕“额外抽出时间”来培训便有很大的困难了,而且培训时还想着“项目上的任务今天怎么做得完”这类的问题无疑会将培训的效果大打折扣,从而影响到新人的学习的进度,从而也影响到新人产出的日期。

写代码的人都知道,如果遇上重复的代码,我们会用函数封装,这样在想实现一个功能的时候,只用“调用”一下这个函数即可以,不用重复再写代码。借用这样的思维,项目组中推出了“视戴相传”。

所谓“视戴相传”,即看“视”频,“戴”耳机,让知识世代相传。我们挑选培训师在最富有激.情的状态,在电脑上录制下他培训时操作电脑的动作和屏幕,同时配上麦克风录下他的声音。这样,即使有新人加入团队,便可以直接看视频,戴耳机听到培训师最富有激.情状态时的讲课了。而于此同时,成熟的工程师不用再一次又一次地扮演培训师的角色,可以安心在新人看视.频的时候产出。实践事实证明,这一招极其受到工程师的欢迎,因为“视戴相传”为他们节约了大量的时间成本。

不过要注意的是,看视.频,戴耳机只是“视戴相传”的第一部分,除此之外,课后答疑是培训师必须亲自参加的一部分。我们坚信培训不能完全“无人值守”,这样与“将一大堆文档丢向新人”无异,培训需要人与人面对面的交流,传道授业解惑。同时,面对面培训也是为了建立老人与新人之间的感情基点。那这样会回到之前的状态吗?不然。新人在“视戴相传”前就被告知需要积极地提出问题,这样在之后的答疑会上,培训师针对性地解答新人的困惑,所需要花费的时间远比“带着新人读书”的时间少太多,而且绝非之前的“填鸭式”而是在新人遇到问题和挫折时作为一个救世主的形象出现,这样也会让新人的学习效果提高。

这么说来,其他有条件录制影像的公司不妨真人录制,就和网上流行的国外大学公开课一样,能够看见人和PPT的培训效果更好,更接近真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