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习项目周会

周五给一群实习生开周会,Candy跟我说让我主持,让我引导一些相对轻松的话题。同时武汉这边的SQA老大也参与这次周会。

虽然话题轻松,但是目的不能太随意,否则扯到娱乐八卦上面也顿时没有价值了。简单的开场白后,我提出这次周会的主题:说说自己对实习项目的感受,和在学校的不同点,以及一些印象最深的事情。就像一个谈话节目,一个主持人,一群嘉宾,开始round table,每到一个嘉宾的时候,他先说自己的感受和想法,然后主持人见缝插针地抛出一些问题去采访,偶尔旁边的Trainer和SQA从中扮演顾问的角色。

一轮下来,我从他们身上收获不少。

这群实习生共分3种类型:好孩子,坏孩子和普通人。“普通人”和大多数大学生一样,上课,交作业,经常懒惰,行浮于事,也时常有些“坏孩子”的想法。这类应该属于大学生中的典型,就是淹没在人群中找不到的那种。“坏孩子”在学校里面不喜欢上课,但是他们会研究自己喜欢的东西,他们普遍价值观是学校教育太差学不到东西,不如自己去研究。这是一种有目标的“坏孩子”,他们不会去逃课网吧,而是逃课去实验室,去工作室接项目;他们鄙视那些考试得90分却经常连一个基本电路都分析不清楚的“优秀生”,但是同时又羡慕他们可以拿到奖学金可以获得老师的称赞。我倒挺欣赏这样的类型,因为他们的思考能力比那些只会考试不会解决问题的“优秀生”好上太多。“好孩子”是我比较少见的,按时上课,不翘课,不作弊,因为“他妈妈教育他要诚信做人”。

这三类人都在实习项目中收获了。绝大多数收获了技术能力,因为在学校里面学到的哪怕皮毛的理论也在交卷时忘光,或者自己在学校实验室捣鼓的代码其实非常不规范;有一部分收获了学习方法,他们知道如何去学习而不是去背书;有一部分原来技术基础好的则收获了文档写作能力。其实总的说来,他们收获的是一个商业软件项目的运作环境和视野。虽然只是一个实习项目,但是作为一个大三或者研一的学生在未毕业之前能够获得这份实战学习的机会是很幸福的事情。

这其实也引发了我的另外一个思考:企业要不要在将来合适的时间将实习项目做大 — 比如 高校联合培养模式

这样的模式在我上大学那会就有了,叫“3+1”,即3年在校园里上大学,1年在企业里实习。当时我们学院联系的是深圳一家企业,其实深圳可以,武汉也应该可以,更确切的说,以光谷软件园为基地的软件企业完全可以和周围的高校联合,而且成本比前者更低。

高校联合培养模式是一个经典的Win-Win模型:
对于同学:既然大家都有个共识是当今教育的无能,与其在学校在呆一年不如提前到企业实习,接触真实的商业软件开发项目,这样在“真正”提高自己技术实力的同时,在大学毕业时已经获得一年的实习工作经验,为找工作增加了砝码,甚至可以直接留在实习的企业。更何况这等环境还是有工资拿的。
对于学校:将一部分本科不读研的同学放到企业中实习,这群实习的同学为将来提高学校的就业率打下了良好的基础。与此同时,这为企业和高校直接沟通架起了桥梁,实习的同学也会在一年后的“内部推荐”更多的机会给其他同学。
对于企业:低成本的人力资源,大学生经过一到两个月的魔鬼训练,合格者可以进入真实商业项目,熟悉一段时间后可以和刚招聘的大学毕业生无异,同时成本低;与学校建立的良好关系可以为将来的校园招聘节省成本,由老师直接推荐优秀学生进企业面试更靠谱;高校联合培养模式的实习与普通实习相比较而言更稳定,实习生不能、也不用随意地回学校,这样就会极大地降低商业项目的人力风险。

待未来时间和条件成熟,我认为以服务交付为主题的光谷软件园肯定有企业会推出这样的模式,说不定现在就有了。

学而不思则罔

子曰:学而不思则罔,思而不学则殆。

每天团队成员都会发Daily Report,汇报对象是自己的主管,经理和质量监督专员(SQA)。各个团队的Daily Report根据项目不同而风格各异,但一般包括“今天做了什么”(Done),“明天要做什么”(ToDo)。这两个栏目是Mandatory的,就是必须要写的。我们团队还包括两个栏目,“遇到什么问题”(Issue)和“你还有什么想说的吗”(Additional Comments),这两个栏目是Optional的,就是可写可不写的。

一般来说,在工作中,“可写可不写”的意思是“不写”。我偶尔也会写,可能是我经常写围脖的原因。

写Additional Comments有什么好处:
1. 对自己一天工作的个人总结。
        正如《向咨询行业学工作奥秘》所描述的咨询顾问的一个好习惯:每天工作结束后写下今天工作的三点收获。当你在回忆今天工作画面的同时,你其实在思考,在提炼生活的片段,构成结论,形成观点。这个就是子曰的“学而不思则罔”中的“思”。孔子的意思是:一味的读书,而不思考,只能被书本牵着鼻子走,就会被书本所累,从而受到书本表象的迷惑而不得其解。所谓尽信书则不如无书。
读书如此,工作亦如此。每天沉迷于写代码做测试的细节之中,有没有抬起头来看看路,站在高处看看自身的效率是不是可以提高,自己的思考方向是不是正确,自己为什么会遇到这么多的挫折,自己是否按照自己的职业规划在走。在重视技术战术练习的同时,思考下战略方面的事情,哪怕初期很不着调,长期如此自己也会受益颇多。

2. 让老板知道自己的状态。
你不是一个人在战斗,让老板知道你的状态很重要。一方面,老板可以在大局上控制风险,特别是人力资源方面的风险,所以他了解一些除每天做了什么事情之外个人的想法感受可以在他的大局观框架下丰满细节;第二方面是老板肯定是在这个行业里面混得比你长,你所经历的一些困惑他都经历过,所以可以得到他的指导。

于是,就将团队的“Additional Comments”这一栏调整为Mandatory,必须写。这个成本很小,天天写那么多code,写那么多test case,写几句话,包括思考在内不要两分钟的时间的。

马上就有人找来了,不知道怎么写。我说你随便写什么,写收获,或者写感受,写你今天遇到的有趣的事情等等都可以的。她摇摇头,写不出来,还是不知道写什么。一天工作下来这么辛苦,但是却连一句话都写不出来,这个本身就是一个很大的问题。后来跟她分析了半天,最后她终于写了两个字"Feel tired"。OK, 可以了。这样老板看到这句话,就会想她"Feel tired"是不是她自身的效率有问题,需要给她点指导吗?或者效率没问题,但是是不是工作任务布置多了,是不是要减压?还是要多观察一段时间,是就今天一天累还是每天都累。。。。。。于是和老板之间的互动就展开了。

“研究生”毕业

2008年7月29日 – 2010年7月29日。

我工作两年。研究生,只是两年前我自嘲地说法。

当我进入这个大学的时候,我就给自己安排好了后路:读研究生。当时认为读研究生是唯一可以改变自己命运的机会。不过到了大一下,就没怎么想这件事情,认为考研究生是大三的事情,于是积极地去参与大学的学生会活动去了。时间走到大三,想法也和大一不太一样。纵观整个大一大二,成绩单非常环保,但是压根就没学到什么东西,通信工程专业课的知识被考试的收卷铃声抛到九霄云外。细细回忆起来,才发觉自己真正学到的还是在学生会网络部做网站项目学到的一些开发技能。虽然是皮毛,但是心里踏实。因为当时的想法是把这个网站做好,而不是为了应付老师点到,积累平时分,考试不挂科。所以我把我的想法跟当时最佩服的数计学院的老师交流电子邮件后,果断决定放弃考研。

“果断”其实没有“断”,而是时时纠结。因为班上同学考研“蔚然成风”,所有人都在考研,包括平常学习成绩不好的。当所有人都在做同一件事情的时候,你与众不同是需要勇气的。我实在搞不清楚那些平时不怎么爱上课的人考研究竟是干什么,本来复习考研资料就是与他们的天性向冲突,考不上不觉得怎么,考上了又痛苦上课两年。现在觉得,除了当时“真的想考研”的人外,其他的都是从众心理,别人都这样,我不这样我干嘛。而且相比与找工作而言,考研又是进入学生环境,学生就了解学生的东西,让自己接触不熟悉的东西是痛苦的,而且也是不知道方向的。我也体会到这样的痛苦,当别人去去图书馆看考研资料时,我看的是《网络管理员》认证的材料;当别人在交流变态的考研英语经验时,我在默默地看TOEIC英语资格考试;当从图书馆回寝室的路上同学们一路兴奋地交流“要报XXX培训班”的时候,我则在思考我大学毕业的时候究竟要做什么,究竟能做什么;当别人去武昌“XX培训班”大礼堂里面听一个XX人对着一个幕布划重点时,我到武汉电信和一群中专生为别人爬电线杆修宽带积累经验。

最终,找工作的时候被预计8月份在武汉开张的公司“录取”。我相信,主考官是看中我在学生会网络部做的项目,TOEIC英语还有在武汉电信的工作经验,而不是那份全低碳环保的成绩单和各种名目的证书。

薪水不高也不低,血腥的实习项目(Training Project:Basic, Advance),每天带着紧张和压力做着“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尤其是当你刚刚从安逸的校园出来时,这份紧张和压力,还有周围不断被淘汰的同学,让人一段时间里面感到特别压抑。因为是新人,什么都不会,学习的同时还要保证项目的输出,于是只有通过延长工作时间来解决,那两个月里面经常的状况是“晚上11点灯火通明,晚上12点之后还有敲击键盘的声音”。这是我的工作吗?必须要找到一个办法释放压力,否则即使技术过关项目做完,精神上的疲劳得不到缓解还是会出事的。

于是,当时做出了一个约定,也可以说自己骗自己吧:我在读研究生,两年后毕业。

我一直愧疚大家考研时我却很轻松自在。当时全班都在为考研复习在图书馆看书到晚上10点后回寝室,然后在寝室里面还互相交流学习经验,第二天当我还在寝室里面睡觉时,他们却早已经出发去图书馆占座了。很多人说,考研是一种历练。我缺少这样的历练,甚至我在怀疑自己是不是为了逃避这一切而选择工作的。出来混,迟早是要还的。实习项目便是我的还债,只不过只有两个月而已,但是我是没有退路的,失败我是有损失的。人有时候就是这样,同样的事情,换一种思路,便海阔天空。

我是一名研究生,我拿着比普通大学研究生高得多的薪水,而且从刚开始读研究生的时候就开始拿。任务很紧张,所以我不得不和同学们一起上晚自习。有时候晚自习会上到很晚,然后第二天的时候和同学们一起去喝汤,保证身体。这是我见过的最严格的导师,他们对我们的项目进行评定。评定不合格的人会直接离开,也许这就是和薪水制度类似和普通研究生不一样的地方吧。即使是在研究生阶段,我要为我所做的一切负责,我将接触真实的商业项目,而非大学实验室里面无风险的过家家游戏。所以我要全力以赴,战胜自己的懒惰和胆怯的心魔。可是实习项目简直太过血腥,本来就不会,而且项目工期还被导师故意缩减一半,他们似乎故意在验我们的成色。我先活下来再说,放下一切脸面,就这两个月时间,大不了拼死一搏。即使最后不幸阵亡,只要我付出了120%的努力,我也心中无憾,心服口服地离开……

后来All hands meeting上老板问我,Training Project你最大的收获是什么?我说:作为一名通信工程专业毕业的非科班学生,能够和在座的各位科班同学一起工作,这就是我那两个月Training Project最大的收获。两个月,约等于,四年。

不知不觉两年走下来,我不但活下来了,而且貌似还不错。这种“研究生”没有文凭,只有经历。把你的经历随便写在任何一个招聘网站的简历上,想想看删除掉这些经历换成一个研究生文凭,找工作的时候的感觉。对于我个人而言,我喜欢这样的经历。

两年研究生毕业,前面两年的生涯,不管经历了什么都将被时间无情地定义成过去。我又如刚进职场的新人,只不过多了一份成熟和淡定。是时候该重新启动了。。。。。。

 

——————–华丽分割线—————————

翻开blog在2008年8月份存档,那是研究生开学时候的记录:
上班一周感
淹没 – 导师把我们一群不会水的孩子放到游泳池里面说:游好了带你们去游长江大海
累并快乐着
上班还是上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