绵阳人

绵阳人走了。

准备了将近一个月,静静地慢慢地在那个角落里面将他以前的东西移交给新同事。在愚人节第二天,4月2日的下午,HR的声音出现在我们办公区的周围,他拎着一个黄色的袋子,显得很轻松。他轻轻地走向每个人座位,然后轻轻地把我们从当前繁杂的工作中叫醒,轻轻地说我走了,面带微笑,然后离去。待他消失后,有同事不解地问我,他去哪里了,我说他离职了,同事大惊。大家早就知道他要离职,但是因为有工作移交不知道具体日子,他就是这么一个安静的人。

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是我第一天上班的时候,2008年7月29日,晚上公司Trainer们把我们聚集到一个小会议室,做自我介绍。大家一个个上去,来自天南海北,有福建那边的少数民族,也有来自内蒙古草原风情的什么旗的。当时这个有点黑,个子有点小的人走上去,写下他的名字,转身,“Hello, everybody, I am Ethan, comes from HuaZhong Agriculture University…blah, blah, blah”。确实,我可以理解一个外貌没有什么特色的汉族人在当时用英语做开场白是个不错的吸引大家注意和给大家留下印象的方式。可是这个人却一直用英语,我承认有一点几秒的时间我闪过一个念头,“这个SB真装精”,不过随后在他英语口语的强大攻势下,我不得不承认作为一个计算机专业的学生说得实在太好了,最后由衷地为他鼓掌。当时他给大家的印象无外乎就这三个关键词:农业大学,计算机专业,英语非常好。于是日后我经常有空就调侃他:一个不想当农民的程序员不是一个好的英语老师。

现在回忆起来,我跟他在几乎一直在一个项目组。之所以用“几乎”,是因为我们当时的初级训练项目是一个人完成所有工作,之后到高级训练项目和现在的项目组我和他都在一个项目组中。在目前项目组中有一个关于用C++实现PDF打印的任务是我和他两人共同完成的,那段时间是他伴随着我一起体验C++的折磨。

他除了作为一个工程师的身份在项目组里面做项目,还有一个身份就是全公司的English Teacher(ET)。他的英语好是因为他以前是华农英语电台的,由此在公司的英语培训方面,除了他自己从项目紧张的时间中抽时间准备课件亲自登台讲外,还经常请他英语电台的好友PLMM来做无偿的英语培训。当然不能真正无偿,所以基本培训完了之后我们会在一起吃饭,这样我也认识了他们华农英语电台的朋友,吃过几次饭之后就很熟悉了,甚至经常被他邀请到他们学校去玩。一是他们学校惯例的英语演讲比赛,还有一个也是他们学校惯例的跨年晚会。其中他们的晚会我去过两次,两次都是在同一地点倒数跨年钟声的敲响。第二次的时候我跟他说,这是最后一次我参加你们的跨年晚会,因为明年我应该告别单身了。我想现在看来果然是最后一次了,只是理由不同而已。

我知道他星座的时候是一次篮球赛。当时我们公司和别人公司打比赛,因为前期我们几个主力不小心领先太多,所以基本进入了垃圾时间,这个时候就是绵阳人的Show Time了。他缓慢地取下眼镜,要我帮他拿着,我当时手里有汗,于是帮他把眼镜挂着一个羽毛球的网子上,随之他看了我几秒钟说,眼镜还是你拿着吧,挂在网子上很容易掉下来,我说不会掉下来的,他说还是你拿着吧,我说你是什么星座的?。。。。。。

绵阳人喜欢喝酒,而我们又是一个项目组的,有时候工作晚了,直接到公司对面烧烤摊去吃烧烤喝啤酒。此时的话题基本上就是工作和爱情。我举起酒杯跟他说,我以前不相信星座,现在还真有点信,天蝎座和双鱼座就是有很好的默契,不分性别,可能是本身的个性使然。他也举起酒杯,你真迷信,哪有那么多星座的讲究。碰杯,干了。基本上每次都会谈到他那段感情,我说你表白算了,他说这样挺好。于是又碰杯,干了。

我性子偏急,动作偏快,他却相反。典型的是吃饭。我跟他中午一起吃饭快两年了,基本上我等了他两年。偶尔甚至阿姨把我们的饭盒都收了然后桌子也擦了,然后到他面前,跟他说,您把菜赶到碗里面去吧,我帮您把这收了。他却丝毫不受任何影响,依然旁若无人地吃,而这时候基本上是我消耗手机流量的最好时机。但他唱歌的时候却相反,我们都喜欢唱《灰色空间》,但是他唱的时候总是要快半拍还有高半调,让我非常不适应。我想也许是灰色空间的节奏也挺慢的,再加上他本身也很慢,两个慢的在一起形成共振,他丫的亢奋了。

在他辞职之后,还没有离开武汉的时间里,我们偶尔还是在一起吃饭喝酒。我突然有个问题不解,问他,你说我们的关系为什么这么好呢?他没有回答,倒满酒,也许默契这个东西是不能放在台面上问的,举杯,他然后说,因为你是天蝎座。。。。。。碰杯,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