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久没上Blog了

一眨眼,好久没上博客了。自己有点担心,自己那微薄的写作功底会不会完全消失殆尽,转换为写只有计算机才能看懂的代码的编程功底。不会,我想不会,因为我知道我不要什么。

话说起来,为什么这么长时间没有写博客,主要原因恐怕还是工作。

工作方面来了一个新项目,客户驳回了初次的项目计划,说他们的时间有限,还可以复用代码,于是硬是砍下了四天。就好像做生意的老板被客户硬是砍下了几十块钱一样,本来就赚得不多,还这么抠门,于是生意人就容易愤怒。程序员也会愤怒,但是想想也要理解客户,毕竟如果他们时间真的紧张的话不会这么抠门。可是做着做着,发现真的上当了,很多东西不是他们说的那么简单,需求又有变更。于是,就当是管理上让他们占了便宜了,我们的专业精神让我们承诺的就必须做到,于是就忙起来了。忙起来后到周末后就不再有心情了,就想着放松和聚会。

这几个星期的周末也确实发生了很多很多事情,主旋律还是聚会,聚会的主题还是因为人来人往。

XFly和爹爹要去上海了,在那边他们将度过两年的研究生时间。于是他们拉我们一行人在十九中附近的甜蜜蜜吃饭,然后到旁边的神户牛排杀人,一直K到晚上12点,才搭车回家。虽说离别之宴,但是没有伤感,有的只是充分享受最后的快乐。我不知道下次见面是什么时候,但是我希望是明年五一在上海世博开始的时候。

大学这边项总回来了,似乎按照《士兵突击》的风格,他已经光荣成为班长了。一行人在汉口吃饭喝酒到9点多,大部队要去网吧DOTA,留下他希望去看电影,于是我和他就两人去步行街看了场《灵灵狗》,一个很SB的电影,但是让我回忆起大学时期我们看的电影,主要是还有另外的一个人,B晨,现在在新疆煎熬着断网的痛苦,估计他也马上去警队报到了。

这个月里小卢给我打了两次电话,在广西做生意的他体会到创业的滋味,苦中带乐,打电话给我叙旧,并邀请我到广西去玩。我也理解他身上创业的压力和一些艰辛,所以每次坚持和他打完电话,尽管每次打回来总是饭菜正端上来那会儿。毕竟床对床睡了四年,两个天蝎座之间有着那么一种默契。(写博客这会儿,突然停下来沉思了,回忆起在大学里星期六从床上懒懒地下来,打开房门,门外一片寂静一个人都没有的情景。。)

虽然我喜欢回忆过去,但是我依然面对现实,并且憧憬未来。

现实是房东要求加房租了,并且丢了个空头支票间接否定了我们之前的协商。我于是冲动的开始要找房,离开这个住了一年的地方。但是理性的分析了下,这次涨价在合理范围内,并且我到更远的地方找的房子房价反而会更高,头脑中的天使魔鬼在打架,是感性还是理性?也许我在思索这些问题的同时,天平已经向理性开始倾斜了。

公司对面开了个网吧,全场24寸液晶,玩游戏超级爽,于是开始恋上了《幽灵行动3尖峰时刻》的游戏,这是一款团队作战的游戏,很喜欢扮演狙击手。不过在游戏中体验到杀人于无形的快感后,回家反思我是不是开始堕落了,后来想没这么严重,玩玩就当放松了。正如我在QQ上跟无敌解释的那样,因为最近太忙了,所以到网吧来轻松下。对方被我的跳跃性无逻辑思维弄得除了无语还是无语。

一直想为公司做点除了自己本身该做的事情之外的贡献,如今终于做完了,是关于本项目组的PPT。这也是为我的目标默默地积累啊。这里放几张图出来,因为涉及到安全策略,所以只放几张没有敏感信息的。

        

这张是讲我们项目组是英文项目组的。

这张讲的是我们项目组的人都是有个性的人。

        

这张是最后一张PPT做结束了。

一首歌代表一个生活阶段

周六的时候难得待在光谷没回汉口,为的是和同事一起庆祝上班一周年。

下午和几个同事一起去K歌。在KTV,4个人包了间大包,尽情在里面吼着。一个人躺在沙发上,听同事在那里吼歌,突然意识到,其实一首歌代表着一个生活阶段。

小学,《让我们荡起双桨》。当时在合唱队里面晚上加班到各处演出经常唱的歌。
初中,任贤齐的《天涯》,那是和烂哥几个听着磁带唱这首歌。
高中,陈奕迅的《十年》,晚上在教室里面上自习反复听的歌。
大学,大一,《老鼠爱大米》,那段不堪回首的往事。《灰色空间》,中秋烛光晚会清唱歌曲,至今仍很喜欢。
职场,《等一分钟》,可能是因为同事非常喜欢唱吧,于是就传开了。在道上混,高兴,失落,愤怒,抱怨,都要等一分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