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生活碎碎念

碎碎念,这是一个我看起来比较新鲜的词汇。

跟好友推荐嘀咕这类的微博,他说这是碎碎念,先是条件反射般的反驳,后来一想,莫非微博真的是一种碎碎念的形式?

我不是一个喜欢碎碎念的人,但是喜欢感受生活。每周一到周五,大部分时间几乎是坐在电脑前渡过的,所以星期五从光谷返回汉口,特意提前在汉口市中心下,然后随性步行一段距离,或长或短,这俨然已经成为一种习惯。

随性步行,很舒适,没有压力,可以听MP3,可以思考,可以观察,特意走过那些人多的地方,看看最近人们都在做什么,去感受他们的生活,哪怕只有那一瞬间的路过。特意走过那些曾经生活过的地方,虽然物是人非,但每次经过总会回忆起之前的一些点滴。

别问我为什么,没为什么,如果一定要问,我只想说,这样哪怕是对写代码也是有好处的,信不信由你,世界是相互联系的。

周末去会见了一个朋友,刚刚招警考试过了笔试,现在准备着面试。面试中经常问到的问题就是一些社会热点的问题,问自己的看法。比如时下的邓玉娇案,在目前这种案情还没有水落石出的情况下,你怎么评价当事人?如果站在一个公务员的角度,用面试的技巧,那就是把话说圆了。“如果邓玉娇正当防卫是属实的话,那么错在这个官员,不过~这些人是我们的组织中灰常灰常少的一部分人……”,这个转折的味道一定要在。真累,一方面希望朋友能够考上公务员,从此过上舒适安闲的生活,一方面又十分不喜欢这个提供铁饭碗的食堂。其实我还是相信大多数公务员本质都是好的,只是进去之后被食堂的环境给同化了。这些俯卧撑躲猫猫欺实马让人失去了对某些食堂的信心。(当然,这些食堂只是组织中灰常灰常少的一部分)。

朋友也说,其实中国面对很多问题,往往公务人员做了一些错事之后,不能够全部公布,否则就会带来很多问题和麻烦,一些反~动势力也会趁势而起,而这些中国民众不容易看到,不容易想到。这是中国的国情。

对,看事物是要全面透彻的看。不过在这种环境下是不太可能的了,感谢互联网这个渠道能够让民众知道其他民众的心里想法和感受,要不然大家都浑浑噩噩的活着,虽然现在也是,但是起码有些许表达的权利。我问了她一个问题:如果你是那个看守所的人,里面死了一个人,你知道真相,作为一个“单纯”的刚毕业的大学生,你的上司要你回答记者问“这究竟是不是躲猫猫”,你怎么回答?她说“无可奉告”,因为她必须站在公务人员的立场。

期间,她给我吃了一种水果,我从没吃过也没看过,她说这是“水果之后”,我问具体叫什么,她说你一google就知道了。我说你说刚才这些话的时候就可以告诉我了,她就不告诉。而我明明可以轻松几秒钟查到,我也僵着不查,非要她亲口告诉我,就不相信说出那个名字这么难。后来她还是说了,不过我现在忘了。我说,其实我之所以这么坚持,不是因为我真想知道这个名字,我是奇怪为什么你就不亲口说出来,又不需要什么成本。

恩,其实很多事情,不说大家也都明白,大家只想听到真实的声音,现在社会中没几个傻子,可是强大的“有关部门”却总编些很侮辱百姓智商的词汇想掩盖事实,越掩盖,事实其实越清楚,但是百姓就僵着,非要你亲口说出来。。于是大家都这么耗下去了。。。话说回来,这次邓玉娇案为什么不搞一个“过家家”什么的?

碎碎念,就到这里吧。

充实的5.1前后

仔细一数,三周没有过来。从4月27日到5月16日,自己被各种事情占据,也占据着各种事情。

09上海行

在twitter上调侃自己,每年四五月份都会去旅游,2007年是和同学去凤凰,2008年临近毕业的时候把自己当包裹寄到了深圳,而今年,去的是上海,理由是考察民情。。囧

住在高中同学宿舍里面,环境不错,其实整上海就觉得陆家嘴附近特别繁华,其他地方跟武汉真差不多。

窗前的风景

拜访了上海的两个大学,上海师范和华东理工,原因是离住的地方近。上海的大学没有武汉的大学大气,紧凑,低矮建筑楼,可能是因为上海寸土寸金的原因。不过没去过复旦,同济,估计会好些。

上海无比之大,比武汉大得多,最方便的交通工具还是地铁,从我住的漕宝路到张江科技园,搭乘1号线到人民广场转乘2号线就可以了。(应该没记错)

在徐汇区最繁华的是徐家汇地段,那里吃的也不是太贵,在真功夫吃的一套餐也才26元。不是想象得太贵,可能人到了上海也财大气粗起来。

传说中的南京路步行街,卖的东西比武汉整体要高档,也有比较便宜的150元两件的POLO衫,更有一家NOKIA的独立展示店,看来不管是人还是商家到上海就出手阔绰。

去上海一定要去外滩,就像去北京一定要去长城一样。这里是商业和梦想的地方,不管是上海滩时代还是现在,不管是当时的黑社会还是现在写字楼的白领们,都在这附近血雨腥风。

除此之外要拜访的就是张江软件园,因为公司总部在那边,这倒是其次,主要是看看trainning时期出生入死的战友们。

传说中最繁华的陆家嘴,东方明珠白天看一般般,甚至让人有点失望,只有在夜色的打扮下才能显示出风采。看来这塔和女人一样,没有不漂亮的女人,只有不会打扮的女人。

去上海和去深圳一样,去这样的城市其实目的不全在看风景,而且也没有什么风景可看,主要的目的是感受这样大城市的特点和氛围,更主要的是见人。见到了是我高中同学也是我大学同学的杨子树(化名^^),从一个大一逃军训逃课逃考试的“问题学生”到一个目标明确有责任感电子工程师,就这短短几年时间,让诸多浙江大学毕业生汗颜的事实证明了英雄不问出处的道理;见到了那帮从.NET team出来的转战上海微软项目组的同事们,带过去的WH annual party 2008录像让一伙人挤在一个小房间里面开心的笑着,也交换了很多职业方面的信息,让我看待公司看待IT更加全面透彻些。

木兰天池

从上海回到武汉已经是深夜,在家里待了一宿后,第二天赶着去了公司,得知又有一批同事下周要去上海,我们项目组会抽调两个人,于是工作中就一直充实着,还好在回武汉后的第一个星期六,公司组织去木兰天池旅游。木兰天池,一个离我现在的家很近但是在我20多年武汉的生命中从来没去过的地方。

大门口的合影

其实除了风景外,很多娱乐设施很好玩,大家的快乐可能从那一时刻开始点燃。

《我的团队我的团》剧照1 (第二个是我们的团长)

《我的团队我的团》剧照2

工作

在木兰天池游玩结束后,回到光谷,这个星期的两个软件版本包让我无法回家,于是开始充实的一周,真实的从星期天开始工作,然后一直到昨天星期五最后的软件包邮件send键按下后,人才松一口气。客户在不改变Schedule的情况下安排的其他紧急任务让我们delay了两天,上海的微软项目组又雪上加霜地从我们项目组抽调了两个人,于是我们主业做DEV,兼职做QA,在有限成本下如期交付了相对高质量的软件版本包。真实体验了一回“专业”。

接下来,好好享受我的周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