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秒

湖北省互联网比赛紧张筹备中……

筹备人员被分为两组:第一组为答题小组, 负责比赛的70分;第二组为视频制作小组,负责比赛的30分。我被选为第二组的负责人。整个筹备组由校党委宣传部高老师领导,我们小组配备有强大的制作阵容:燃点DV社社长刘珂,现艺的闪客(N年前)某某(原因是人间蒸发,所以这里也不写名字了),我们网络部的和网络协会的同学。

视频主题:互联网建设新社会主义农村。时间40秒。拍视频就得写脚本,第一次审查的时候,只有我交了脚本,后来决定和刘珂一起去拍片子。那么我作为创意总监,他作为技术总监,便开始实景拍摄了。

星期一 下午3:30 晴

按照我写的脚本,我们来到三角湖车站,那里有大片花坛,花坛里种的小树,都用枝条固定下来。枝条交错间,便像互联起来的网一样。标题为“互联--伴随我们成长”。这一个镜头拍了大概半个小时,实际只能截取其中的7-8秒。以前就听说拍戏是件很麻烦的事,今天亲身体验后,确实是那回事。而且这还只是拍物,要是拍人……

星期二
他去电视台了,所以没拍成……

星期三 下午 1:00
今天一定要拍完,而且要做后期,明天下午便要检查了。我吃完饭后迅速的回到寝室,准备休息一下后跑一下午。由于要拍渔民,我前几天便到三角湖畔去看了。可是只看到渔船在远处游弋,却不见靠岸。急!今天一准备睡觉,经过窗台(我住6楼),猛然看见有个人好像是坐在船上钓鱼,顿时睡意全无。马上下楼去,经过一片说是沼泽也不是沼泽,说是山地也不是山地的路后,发现确实是个钓鱼的。回头看见一大榕树下有一小船,船夫在船头睡觉。跑过去不好意思地叫醒他,说明来意。船夫爽快地答应了我们的拍摄要求。在等摄影师刘珂的同时,我买了一瓶冰矿泉水给他。交谈中,得知他是江西农民,农村人就是朴实爽快,喜欢。

接下来赶场到江大实验田,亮明身份后,负责的周师傅也叫我们进入了试验区。并将狼狗小黑栓了起来。我们刚进去的时候,小黑狂吠,后来便慢慢适应了。周师傅答应我们可以随便使用那里的农民师傅……前提是不要太费时间。顺利地拍完那组镜头。

晚上,6:40到10:10 分 ,后期制作。

昨天,交案审核。领导提了很多意见,却没有一句是具体该怎么做的。全是非常非常抽象的愿望,并且让我们同时向暗含矛盾的两个方向努力……

这也好,那也好,大家都好,才是真的好。

就在这40秒……

突然间有感而发

从上大学的第一天起,我就决定过上与高中完全不一样的生活。也许是那一年太繁忙,太枯燥,从而给自己思想里留下划痕,于是厌倦那种天天面对试卷的生活。

我迫不及待地加入学生会,就是想让大学生活充实一点,但,不要像高三那样,整天埋头苦干地面对“题目”。

……

一年过去,当05级新生入学时,在“新老生交流会”上,我重复强调了我的观点:大一要尽量去“玩”。不然的话,当你到大四时,蓦然回首,自己四年过得好没有意义,整天去图书馆自习,好像又过了4年高三。难道,那年高三的拼搏就是为了“重复四年”?

现在自己在班上,在学生会,在党支部都多多少少有了点“业绩”。一个星期下来,似乎每天都很忙,但我不能就拿瓶“雪花”轻松一下。因为功课还要我去做。

网络协会的马舜已经和雅虎签约,他的确不错,网页设计那是很吊的;那个物信学院的足球队长最近考研考了370多分,准备进武汉邮科院。这种种事情告诉我,最后还是要实力说话。

突然之间,我觉得自己很充实,也很空虚。

就像是政治里面说的经济基础和上层建筑。上层建筑就是所谓的沟通技巧,社交能力等等无形资源,这的确需要,不过如果没有经济基础做保证,你就没有机会,根本没有机会去展示这些资源。经济基础就是专业技能!!想起来,自己毕竟是学工科的啊……

最近的“湖北省互联网比赛”,我在“视频制作小组”里面。本来网络部就是搞技术的,但是,我们摄影和图像处理方面没有燃点DV社的强,动画设计又没有现艺的强,所以只好在上面做管理了--协调各方之间的关系。虽然说管理是一门艺术,但是如果这些技术支持突然有情况不能合作了呢?那么我们不是没有办法了?总之,自己没有很强的专业技能,心总是虚的。

虽然我的专业技能并不是搞设计的,我是研究通信和网络的……

最终还是决定考研,不过什么时候开始还不知道。我想,如果研究生这一关过不了,以后比这难许多的东西怎么办?

今天外出,公共汽车上,发现一个很胖的女生在看试卷。凑近一看,是初中物理实验的复习题,想必今年中考也要考实验操作了吧。记得当时抽签抽的是生物题,好像是剥掉种子的外皮等,98分。而现在站在试卷旁边的我,已经快成一个大人了……

BIGgong:
这是当时写滴,当时还准备考研呢,嘻嘻 2007-7-11

当考试成为习惯

4月1日结束……

全国计算机等级考试结束……

天下愚人们的节日结束……

昨天结束的2级考试让我知道考试的真正奥义。

我从小就惧怕考试,一听到考试的消息,可能考前一段时间都过得不爽,直到最后交卷的那一刻,才松下一口气,然后疯狂地放松,以洗脱考试前的那段莫名其妙的郁闷。

初中时是在一所武汉的三类中学里,因为该校排球传统学校,所以美其名曰“二类”。每当考试的时候,那天早上一般我都紧张地不吃过早,但是还是要按惯例去买点什么填肚子,于是去买烧饼。往往自我安慰地买上2个,但又总是只能吃下一个,而且口中索然无味,就像感冒之后一样。直到高中当上生物课代表之后才明白,原来是唾液淀粉酶被情绪所破坏。

后来费尽曲折到了高中,才明白“初中考试前现象”的原因。原因是没实力!!每次考试心里总没底气,明明学了一个学期的课,你问我学了什么,我讲不出个所以然来,但是考试又总能得分。总的说来就是没“内涵”,原因是课下没下功夫,而且是毫不夸张的说出来。

到了高中,幸运地碰上了冯丹老师。他是火箭班的物理老师,而上界火箭班出了一个北大的同学。对于一个市级二类中学(在当时,现在已经是比照重点了),无疑是“千年等一回”
的好事。他成了我的启蒙老师,教我怎么“学习”,教我怎么“做人”。当然他不是像上理论课一样,也没有刻意去教,只是我通过观察自学的。我才明白,原来我初中是混过来的啊!还有一位女老师叫司路,是重点班的数学老师,平时告诉了我们一些大学里面的事情,而且她在大学里绝对是个美女。她也私底下教了我很多事情,比如如何对那些不必要的应酬“say no”。

我至今仍然坚信:高一4班是最好的平行班!因为老师配备是同类最好的,火箭班的物理老师,重点班的数学老师。而我,是幸运的。

这些都为我了解“什么叫学习”打下了坚实的基础,我就梦想着去火箭班。经过决定分班的两次考试,我成功成为了火箭班中的一员。

那个时候,我考试之前已经能够吃热干面之类的东西了。

高三时,考试已经成为习惯,虽然我不是一向考得好,但是偶然也会出现“冲顶”的现象。

进入大学后,虽然觉得本大学与想象中的差了好远,但是觉得是高中学习效率低、容易在做题中迷失方向的缘故。

直到遇到我们C语言的陈刚老师……

虽然他只能一瘸一拐的过来上课,但是丝毫不能掩饰他在这方面的出色。我也学的很认真,直到我想报考二级,从2005年下半年至3月31日,我投入了很多时间在C语言上,其他专业课只能做到上课“拼命”的听讲,这样下课少投入才不会掉的很远……

昨天的C语言考试我感觉很好,第一次,第一次,我自信地说:我应该能够得到“优秀”。

……
(高一课堂,某日数学课上)
司路老师对大家说:

“我那个学生从高三才开始学习,但很聪明,教什么会什么,最后考上了江大……”
“江大??!!”,我们都笑
“你们以为江大很差啊,现在的新江大,还不是一般人能够进去的啊……”

2004年6月7日、8日的考试,让我被司老师说中……

(大一下学期,C语言课堂上)
陈刚老师对大家说:

“大学,不是让大家学会什么,而是让大家学会如何学习……”